• <object id="eqg62"><sup id="eqg62"></sup></object>
  • <code id="eqg62"><label id="eqg62"></label></code>
    • 感謝贊賞!給好友秀一下吧

      內容棒,掃碼分享給好友

    • 評論
    • 收藏
    • 點贊
      點贊

    獅子山下的昨日世界

    獅子山下的昨日世界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8字路口(ID:crosseight),作者: Will


    上世紀六十年代的香港,流傳著這樣一首童謠:


    月光光,照香港,山塘無水地無糧;


    阿姐擔水,阿媽上佛堂,唔知幾時沒水荒。


    這個時侯的香港,正在經歷著一場80年一遇的大旱。


    夏季連續五個月沒有降水,山澗水斷流、山塘干枯、田地龜裂,市民用水無法供應。


    為了解決問題,香港政府派出幾艘油輪前往珠江口裝運淡水,但還是杯水車薪,市民用水只能四天一供,排起幾公里的長隊輪流接水。


    后來,供水還是跟不上,工廠停了,飯店停了,澡堂停了,游泳池也停了。家家戶戶都不工作不上學了,就為了多個人排隊接水。


    民間有社會組織提出號召:“希望男士剃光頭,女士剪短發,盡可能節約用水。”


    政府也出臺了政策,香港警察需要負責監督市民節約用水,對于浪費水的行為可以小到罰款,大到判監。


    結果,每天都有人被抓,犯罪原因大概是:有人用接了水用清水澆花,有人半夜出門偷水,有人搞詐騙,飯店付我兩千塊助你搞水開張。


    沒有水,整個香港就要癱瘓了。港府沒辦法,只能求助北京,希望一江之外的廣東省向香港賣水。


    很順利,大陸從此承擔了70%的香港供水。


    再后來,就不僅是水了。


    大陸安排了特別快車,把肉禽蛋奶賣到香港,換來外匯。幾十年后絕大多數中國人才熟悉的梅林午餐肉、陽澄湖大閘蟹,只要三天時間就可以送上香港居民的餐桌。


    當年的《人民日報》寫道:


    廣東省政府對香港同胞食用水存在的嚴重困難十分關心。經中央批準,為了支援香港,廣東省投資3900萬,調集1萬多人奮戰11個月讓東江倒流83公里,送去源頭活水,保障香港工商業和居民生產生活用水。


    而在香港媒體的報道中,則是:


    港府每年花費24億港元,向大陸購買30億立方淡水,以解本港缺水之憂。


    01


    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的香港人中,有不少中國大陸來的。


    1979年,廣西來的歌手羅文在香港廣播電臺錄制了一首歌曲,《獅子山下》:


    人生中 有歡喜  難免 亦常有淚

    我哋大家 在獅子山下

    相遇上 總算是歡笑多于唏噓

    人生 不免崎嶇  難以 絕無掛慮

    既是同舟 在獅子山下  且共濟 拋棄區分求共對

    放開 彼此心中矛盾 理想 一起去追

    同舟人 誓相隨  無畏 更無懼


    這首歌,是為1973年香港電臺制作的電視劇《獅子山下》錄制的新主題歌。


    替換的原因,是制作組覺得香港社會發生了一些變化。


    那些以往來到香港的大陸人,不再局限在自己的家鄉標簽,而是都把自己視作香港人。這個時候,就需要一些新的精神代名詞。


    獅子山,是九龍與新界之間的分界線,也是香港經濟的分水嶺。獅子山以南的港島、新界經濟發達時,而北邊還是荒山野嶺。


    六七十年代,九龍港島一側的寮屋、唐樓、公共房屋里聚集著不少從大陸來的年輕人,他們希望從香港攢夠路費,移民前往其他國家。


    但那個年代的環境里,香港快速興起的工業大廈和山寨工廠最終讓一部分人找到了機會,留在了這里。“獅子山精神”代表著他們的頑強不息。


    在這塊1106平方英里,資源依靠進口,經濟依靠中轉貿易和來貨加工的島嶼上,無數人找到了他們原本失去的家。


    在這里,他們既沒有獲得英國公民的權利,也與中國大陸的過往斷絕。香港的土地上,長出的自然是香港人。


    這其中,有30年代來港做塑料花起家嶄露頭角的潮汕人李嘉誠,也有40年代在碼頭扛大包成長為亞洲船王的浙江人包玉剛,還有50年代在香港出生的佛山人曾蔭權。


    1979,對香港而言是個不同尋常的年份。八千公里外的英國倫敦,英國議會正在試圖制定一項大膽的提案:沿著獅子山,修建一道橫跨東西三十公里的“柏林墻”。



    英國人的想法可以追溯到一百多年前。大清先是1842年割讓香港島,1860年割讓了九龍半島,1898年又租借了獅子山以北的新界地區,租期99年。


    18年之后的1997年,九龍半島的租借條約就要到期了。英國打算的是:修建一道墻,97之后向中國交還位于獅子山以北的新界地區,然后匿下九龍和香港島。


    不料,港督麥理浩訪問北京試探口風,得到的回答是:“中國不承認任何歷史不平等條約,必須在1997年收回全部香港,包括九龍和香港島。”修建港版柏林墻的計劃遂破產。


    幾年后,撒切爾夫人親自前來談判,要求繼續租借香港。鄧公表態:


    如果我不收回香港,我就是當代李鴻章。你信不信我今天下午就讓解放軍收回香港!


    消息傳到香港,短短兩天時間內,恒生指數從1100點跌到700點,香港超市里的蔬菜、肉類、米面糧油貨架全部搶空,衛生紙都成了難以買到的奢侈品。


    港人擔心,港幣會大幅度貶值跳水,大陸不再向內地供應生活必需品。整個香港金融市場陷入混亂,商家紛紛關門囤貨,等待局勢變化。


    為了維護英國在香港的投資利益,英國最終放棄了繼續管制香港的要求,同意開啟交接談判,與中國進行溝通。


    一本雜志預測,香港的未來發展可以總結為:“完蛋”。


    英國同意1997年將香港交還中國,回歸后香港將喪失國家商貿和金融中心的地位。


    英文將被中文取代,商界將撤離香港。


    貪污腐化將在香港盛行,整個社會遍地解放軍與黑社會。


    02


    其實,有一批跑得快的香港人,已經提前知道這個消息了。


    最早到訪的,是剛剛嶄露頭角的李嘉誠,幾年前就被邀請到北京參加天安門國慶典禮。


    之后,他給潮州家鄉捐建了14棟公寓。結果人們搬進公寓時在門上張貼了一副春聯,還被記者寫成內參上報到了北京。搞得李嘉誠一度提心吊膽,擔心自己僭越:


    翻身不忘共產黨 ,幸福不忘李嘉誠。


    隨后到來的霍英東,是來北京治病的。


    幾個月前,霍英東和澳門商人何賢都檢查出了癌癥。與大名鼎鼎的霍英東相比,何賢更低調,但他的第十一個兒子叫何厚鏵,也就是未來的澳門第一任特首。


    在香港進行了切除手術之后,霍英東選擇繼續理療。北京邀請兩人來京治病。


    那是一個中國全民練氣功,給領導治病用氣功的年代,國內最好的腫瘤醫院的電梯都還沒有門,醫院管理十分混亂。但最終霍英東還是選擇了前往北京,何賢去了美國。


    所有人都勸他去美國:


    其它事可以愛國,治病的事不同的,一定要相信科技!


    但一年后,霍英東在北京康復回港,何賢則在美國治療期間去世。這又成了港人之間,一個關于風水命理的話題。


    風水,是香港社會運轉的潛規則。


    香港之所以成為香港,按照民間風水師的觀點來說,是中國西北昆侖山的一只龍脈延伸到九龍半島,匯入維多利亞港。于是維港就成了聚寶盆,香港才能從小漁村發展成亞洲金融中心。


    匯豐銀行,香港最大的商業銀行,管理著香港經濟運行和貨幣發行,總部大樓就正對維多利亞港灣。不少香港人認為,匯豐銀行的成功,就和這塊地不無關系。


    所謂上流社會的事情,往往是不問科學問鬼神。


    1985年,國有背景的中國銀行準備在香港建一幢總部大樓,就選在了匯豐銀行旁邊的一片空地上。這個消息原本沒有引起港人重視,直到中國銀行設計方案公布:建一座高400米,71層的三角玻璃幕大廈。


    按照風水學的觀念,玻璃幕墻會反射光線和亂流,引起災難,三角玻璃幕,被視為三面刀刃,一面直指港督府,一面直指英軍駐港部隊軍營,一面直指匯豐銀行大廈。


    設計方案一出,就在香港引起了混亂。蘋果日報把這個設計評價為:北京對香港政治、軍事、經濟的全面壓制。民間更是萬分恐慌,很多香港人更加堅信:香港完了!


    一年以后,時任港督尤德公爵就在北京談判時突發心臟病猝死在大使館里,成為幾十任港督里唯一一個死在任期里的,那一年匯豐銀行也開始出現股票大跌,業績下滑的情況。


    風水先生解釋,唯一只有英軍駐港部隊沒事,因為那里本來就煞氣重。


    為此,新任港督找來大師,在港督府前種起來兩排柳樹苗,但是怎么種都種不活,直到香港回歸后,新任特首董先生還是不愿意住在港督府,后來住進港督府的曾先生也沒能落個好結果。


    匯豐銀行還一度考慮將總部搬到英國,最后選擇了在頂樓架起兩尊大炮對準中國銀行大廈,準備將中行投射來的煞氣一一打回去,幾年后,中國銀行幾任行長犯事被拿下,業績也逐年下滑。


    有一次刮起了臺風,匯豐銀行大廈的兩尊大炮被吹歪,對準了渣打銀行大廈,渣打銀行迅速一紙律師函送進匯豐,要求立即改正:請對準中國銀行。


    后來,位于匯豐銀行大廈和中國銀行大廈之間的李嘉誠公司,長江集團中心,不得不采用了長方體式的四面環盾設計,整個大樓全部安裝防彈玻璃。


    設計寓意是:一個密不透風的鐵桶,既能擋住中國銀行“刀砍”,又能擋住匯豐銀行“炮轟”。


    中銀大廈與匯豐銀行間夾著“四面環盾”的長江集團中心


    這一次李嘉誠學聰明了,他要求設計師注意把握高度,新大樓應該高過179米的匯豐銀行,但一定要低于旁邊367米的中國銀行大廈。


    你看,悶聲發大財才是“墜吼滴”。


    03


    二十世紀最后一個十年,第一首在香港流行起來的歌,是一首饒舌歌曲。


    這首由羅大佑作曲、林夕作詞的歌,有幾句歌詞是這樣的:


    這個正義朋友面善又友善

    因此批準馬匹一周跑兩天 

    百姓也自然要斗快過終點

    若做大國公民只須身有錢 

    知己一聲拜拜遠去這都市

    要靠偉大同志搞搞新意思 

    冷暖氣候同樣影響這都市

    但是換季可能靠特異人士


    皇后大道,是香港島靠近中環的一條普通道路。原本沒有東中西之分的道路,卻因為這個偶然的巧合,陸港的關系在這首歌里變得充滿深意。


    在TVB為這首歌拍攝的MV中,街道上所有的電車、汽車都變成了倒著開。而有過這樣恐慌的也不只是香港人。


    七十年代,巴黎人民就拍過一部電影《解放軍在巴黎》,講六億中國解放軍占領巴黎,為歐洲帶去真正的自由民主。為了拍這部電影,把巴黎差不多所有的日本、越南留學生都找來了。


    最近幾年時間里,盡管還沒回歸,確實有更多的大陸人手持武器來到香港,登上各大報刊的頭版頭條。


    吃不飽飯的年代,不少大陸人扒著向香港運送生活物資的快車偷渡來到了香港。其中,湖南人最多,膽最大,下手最狠。


    這樣,在港人眼里,大陸來的劫匪被分成兩波,會講粵語的廣東匪徒被稱為省港旗兵,講方言和普通話的統稱為湖南幫。


    1991年,香港觀塘區一家金店來了幾個穿著不合身西裝的大陸顧客,進店便掏出槍對空掃射一通,大喊“打劫,想活命的莫亂動,莫報警”,之后拿出兩把鐵錘砸開珠寶柜臺,把一盤盤金飾裝進藍白相間的蛇皮袋里。


    之后的幾年里,香港爆發了一系列由金店、銀行搶劫案引發的警匪槍戰,大多都和內地匪徒有關。


    相比有穩定收入和職業的香港黑幫,內地匪徒更大膽。他們直接搶劫銀行運鈔車、金店,敢于直接手持AK47與警方展開街頭槍戰,之后又飛車逃脫,快速銷贓逃回大陸。


    頻發的劫案槍戰和北京時不時傳來的風聲雨聲讓港人更加恐慌。香港移民局統計數據顯示,那段時間,超過50萬人選擇移民。


    1997年6月,長江集團副董事長,李嘉誠之子李澤鉅沒有按時下班回到深水灣的白色豪宅。


    幾個小時前,他乘坐的奔馳轎車在下班途中被幾個手持AK的綁匪攔下。幾個小時后,廣西人張子強綁著一身炸彈走進了李家豪宅,要價20億港幣。


    張子強在香港是家喻戶曉的人物。1990年啟德機場三千塊勞力士劫案,1991年1.7億港元解款車劫案都與他有直接關系。但在香港,沒有完整的證據鏈,單憑懷疑指控就只能羈押48小時,無法起訴,所以張子強始終逍遙法外。


    在和李嘉誠談判后,雙方最后以10億3800萬成交,李嘉誠原本計劃給10億4000萬,10億贖金,4000萬請張子強喝茶。但張嫌不吉利,索性少收200萬,拿走10億3800萬現鈔。


    臨走時,張問道:李先生:我這樣搞,你們李家會不會恨我?


    李嘉誠回答:


    你放心,我經常教育孩子,要有獅子的力量,菩薩的心腸。用獅子的力量去奮斗,用菩薩的心腸善待人。你可以買點我們公司的股票,保證你家子孫三代不愁衣食。


    付出10億學費后,李家的別墅就進行了大改造。


    先是筑起了三米多高的圍墻,將進戶道路修成一條Z字車道,避免車輛隨意闖入,又引進了以色列最先進的軍用白光夜視和熱成像系統,雇傭前警務處處長和幾十名獲得持槍資格的廓爾喀雇傭兵負責安保,報警系統直通香港警署。


    后來建成的長江實業大廈上,這樣的設計也被廣泛應用。李嘉誠有專用車道、專用電梯,可以防生化襲擊和武器攻擊的緊急避難室。


    但其他人就沒那么警覺,一年多以后,張子強花光了贖金,綁架了香港排名第二的富豪郭炳湘,成功勒索6億元。香港富豪圈子人人自危。


    隨即,李嘉誠前往北京面見了一位長者。很快,張子強團隊成員在大陸被抓,全部死刑。


    在香港能與首富談笑風生的賊王,到了大陸,只能伏法


    獅子的力量,果然不虛。


    在行刑現場,一個張子強團伙成員高喊,要戴罪立功,揭發罪行。


    舉報內容是:張子強曾經向大陸販賣過盜版光碟,內容充滿色情暴力。


    他以為大陸販賣盜版光盤是重罪。


    沒想到,大陸人民已經在看一刀未剪的泰坦尼克號了。


    04


    引起震動的另一件大事,是一位大領導在香港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


    黑社會也有愛國的。


    這句話的由來,大致是鄧公當年訪美時,參加了八十多場大小活動,華人黑幫竹聯幫從“民族大義”出發,沿路護送,維護治安。


    后來,在杜琪峰導演的電影《黑社會2:以和為貴》里,古天樂飾演的吉米仔便說:我也可以談,我也可以愛國。


    黑幫,是香港社會中不可忽視的力量。在七八十年代巔峰時期,這座近六百萬人口的城市中就盤踞著兩百多個黑幫,成員達到數十萬人。


    在本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三大黑幫,當屬由潮州人組織的黑幫新義安,掌控著香港的博彩和娛樂業;外來工人組織的和盛和,掌控香港的港口和運輸行業,前洪門留下的14k,掌控香港的中小賭場和毒品會所。


    因為黑幫根植于整個社會內部,各行各業就難免與黑社會有所聯系。在演藝圈,就曾經有李連杰經紀人遭黑幫槍殺,劉嘉玲被強拍裸照的事件發生。


    相應的在香港電影里,就有不少情景和人物,是根據三大黑幫對應改編的,比如“洪興”對應“新義安”,“東星”對應“和勝和”,“蔣天養”對應新義安龍頭向華勝,“陳浩南”對應灣仔之虎陳耀興,“太子”對應尖東之虎杜聯順。


    1993年6月24日,九龍塘就發生了一起由斗毆案件引發的黑幫沖突。


    14k的堂主黃朗維在一家酒吧將百萬支票甩在了港星梅艷芳桌上,買梅艷芳為他獻唱一首。在遭到梅艷芳拒絕后,黃朗維抬手朝梅艷芳臉上揮去,落下五個清晰的手指印。


    幾個小時后,黃朗維和手下醉意醺醺地走出酒吧,一群黑衣人手持砍刀攔住去路,一番打斗之后,黃和手下倒在血泊之中,被緊急送往附近的浸會醫院搶救。


    兩天后,奄奄一息的黃朗維還躺在病床上沒緩過來,兩名槍手冒充醫生走進病房,掏出手槍對準他頭部,一槍斃命。


    警方的調查結果指向另一大黑幫,新義安骨干成員陳耀興有重大嫌疑。于是陳耀興被帶走接受調查之后,六百名黑幫成員圍困九龍警局要求放人。在香港,警方羈押時間只有48小時,沒找到有力證據,陳耀興只能被釋放。


    半年后,陳耀興在澳門離奇死于槍殺。這件事被搬進了電影《醉生夢死之灣仔之虎》,陳耀興變成了陳浩南,講述一位黑幫老大從無名小弟到只手遮天再到被仇家殺害的故事。


    誰也沒想到,這起沖突會成為本港回歸前上最后一次大規模黑幫火拼。之后,香港警方隨后展開一場大規模的掃黑行動。


    拔掉大小的黑社會組織,就是為回歸消除最不穩定的幾根釘子。


    之后的幾個月,新義安派出成員前往北京開會,向華強也被北京的一位劉姓老人收為義子。


    在一切不言中的氣氛之后,新義安和14k承諾不會擾亂社會治安,不會對未來造成威脅。付出也有回報,收獲就是新義安可以繼續合法賺錢。


    打擊黑幫,改善民生狀況的另一個計劃,是九龍城寨的動遷。


    九龍城寨,是香港最大的貧民窟,也是香港難民社會的縮影。


    這塊兩萬多平方米的土地雖然地處九龍,但它是清政府派駐官員的辦公所在,沒被割走,成為清政府在此的一片飛地。


    從清朝開始,這里就聚集著不少從大陸逃來的難民,他們或以香港為家,或以此為跳板前往世界各地。后來溥儀老師的大清亡了,這里就成了中國、英國、香港三不管地帶。


    在拆遷前,九龍城寨居住著超過三萬人,是世界人口密度之最。


    沒有了法律管束,九龍城寨自然成了滋生犯罪的溫床。不少香港和大陸的罪犯逃到這里,販毒、走私、殺人。多年來,三大黑幫之一的14k就盤踞在這里,依靠賭場、煙館、制毒販毒營業。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香港警方都對九龍城寨束手無策,多次組織數千名警員前往清剿也無濟于事,因為窮,人人都是潛在的黑社會分子。很多人連身份證都沒有。


    倒是香港電影業以這里的故事創作了不少作品,比如周星馳的《功夫》、成龍的《重案組》,都是以九龍城寨為背景創作的電影。


    周星馳電影《功夫》中的“豬籠城寨”,原型便是九龍城寨


    1993年,為了打掉這個盤踞在香港最后的不安定因素,掃除黑幫存身的土壤,北京與港英政府一致決定,通過建造公屋和拆遷補償等手段,拆掉九龍城寨。


    然后,就是大手一揮,拆!


    三萬多游離于主流社會之外的邊緣人,就這樣成為了香港的合法公民。


    05


    1997年6月30日晚上,509人的解放軍首批駐港部隊乘坐客車,開進香港威爾士親王軍營,開始防務交接儀式。


    為什么是509人?


    因為,軍營交接現場的英軍有250人,所以中國要派出雙倍的人數,顯示更有氣勢。


    而多出來的9個人,則與北京有關:北京城有九個門,天安門城樓面闊九間,城門上的,加上成語里有九九歸一、九重天的意思,所以就是509人。


    乘坐客車,是應英國人要求,在英軍防務交接之前軍車不能提前進港。為此,廣東省臨時從全省抽調來四十多臺依維柯汽車。因為依維柯是當時能拿得出來的最上檔次的車,不能給回歸丟面子。


    后來,中方得知英軍的指揮官身高182cm,于是選拔了身高187cm,體重200斤的譚善愛作為中方指揮官,在交接現場高喊:“你們可以下崗,我們上崗!”


    為此,原本是上尉連長職務的譚善愛很快連升兩級,官至中校。


    為了把這句話練得有氣勢,譚善愛每天在家里吼著嗓子喊上幾百遍:


    上崗!下崗!上崗!下崗!上崗!下崗!上崗!下崗!上崗!下崗!上崗!下崗!上崗!下崗!上崗!下崗!上崗!下崗!上崗!下崗!上崗!下崗!


    之后,在全球媒體的攝像機下,譚善愛在防務交接儀式上,成功地壓了英國人一頭。


    之后就是回歸的重中之重,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新翼大禮堂舉行的香港主權移交儀式。


    為了讓中國國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能夠在1日零點零分準時升起,兩國就各種細節談判了近一個月。


    在回歸現場,外交部禮賓司司長拿著一塊表不斷讀秒,這是一塊特意從美國買回來的百達斐麗的表,型號5002,內部零件數量多達686個,全世界每年只產幾塊,號稱是最精確的手表。


    很快他就發現,英軍軍樂隊為了節省時間,把英國國旗降旗儀式加快了不少時間,廣場上出現了7秒鐘的空白期。


    零點過后,中國國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冉冉升起,隨風飄揚。


    其實,當時室內并沒有風。事前排練時,中方統籌辦公室就發現了一個問題:室內沒有風,升旗儀式時國旗飄不起來。


    于是,工作人員連夜加班加點,把旗桿放倒施工,給頂部加裝兩個帶馬達的遙控風扇。這樣,國旗升起時一摁開關,就能做到迎風飄揚的效果。


    至于英國國旗那邊,就管不了那么多了,由他們去。


    在電扇的作用下,國旗和特別行政區區旗在室內迎風飄揚。可惜這個時候英國國旗已經被降了下去,沒能形成鮮明對比


    為了做到在12秒內把升旗動作全部標準完成,負責升旗的旗手朱濤一個月練了不少于五千遍。


    在回歸儀式上,主辦方借來35臺康佳產的電視,拼接成大屏幕進行現場直播。香港公務員一再提醒中國工作人員:你們看到那個商標了嗎,中國工作人員完全沒反應過來。


    后來特區政府重新布置會場,香港工作人員第一件事就是將康佳的廣告標識拆卸掉。


    事后,負責香港回歸慶祝活動會場布置的一名中國工作人員回憶:


    對廣告零容忍的竟然是長期生活在資本主義社會條件下的人,而我這個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終身的人卻是如此的麻木不仁!這個教訓令人羞愧,終身難忘!


    之后的特區政府成立儀式上,特首董建華和立法會成員們相繼完成了宣誓。


    不為人知的是,幾個小時他們還在休息室里練習普通話。


    因為,正式場合必須要用中國人最熟悉的普通話而非粵語宣誓,為了在宣誓儀式上不出錯,幾個月前香港廣播處長就給公務員們送了以標注普通話宣誓的錄音帶,給能力有限者惡補。


    盡管在私下的生活和工作中,他們還是繼續使用粵語,私下里管普通話叫“刨冬瓜”。但毫無疑問,香港政府——普通話在香港最后的一個死角,正在瓦解。


    盛大的煙花表演在維多利亞港灣上空升騰。在一片忙碌的氛圍中,一個叫梁文道的青年在蘭桂坊酒吧街搞起了行為藝術秀,到處貼“同胞勿近”的告示。


    這場秀的創意來自1967年的香港左派發起的反英抗暴游行,當年的左派們會在大街小巷放置真假炸彈,上書“同胞勿近”,專炸英國人。


    想表達的意思,既是恐懼同胞要來接收香港了,同時也想告訴外國人,我們回歸了,你們不能亂來了。


    當晚,在紅磡體育場舉行的慶祝晚會上,還特意設置了一個節目,找來了武打明星甄子丹,負責一腳踢碎一塊寫著“東亞病夫”的木制牌匾。


    后來,甄子丹參加的商業活動上往往會增加一個環節:踢爛一塊“東亞病夫”。


    不過,主辦方經常不夠專業,誤用布做了牌匾。踢了多少腳也踢不壞。


    07


    回歸二十幾年了,香港身上貼的那些標簽逐漸淡去。


    發生變化的不僅有香港,還有與它相關的每一個人。


    回歸十年后的2007年,譚善愛從駐港部隊轉業,來到深圳市公安局黃田派出所,新工作是社區民警,最高的出警記錄是一天30次,專門處理街坊鄰里的日常糾紛。


    而回歸儀式上的上尉升旗手朱濤,因為在香港回歸中表現出色,之后又負責了澳門回歸的升旗儀式。他后來的工作,是專門為外事活動負責升旗。在升旗三百多次之后,晉升為中校軍銜。


    霍英東這一年十月在北京協和醫院去世。幾年前他的癌癥復發,數次前往北京治療,但沒能取得效果。


    搞行為藝術的小青年梁文道,如今在大陸人民中間的知名度極高,人送外號“腰封小王子”。很多書籍完全沒征得他同意,就把他的名字印在腰封上,寫上:梁文道隆重推薦。


    那些當年對未來感到揣揣不安的人們老了,他們的未來仍然充滿了不確定。


    政府的最新統計報告說,香港有超過125萬人口,近五分之一居民為65歲以上的老人。因為沒有退休金,這些年來香港越來越多出現了“紙板奶奶”,也就是靠拾荒過活的老人。


    年輕人們奔忙在辦公室的格子間里,每天一大早從狹小的出租房里涌向尖沙咀、旺角、中環、銅鑼灣的高樓大廈里辛勤工作,又在半夜時分搭乘末班港鐵,疲憊地回到臨時居所。


    他們也會感嘆,即便是出身名校坐進了寫字樓成為高級白領,也和過去在工廠流水線上做工的父輩沒什么區別,上升空間還越來越小了。


    香港房產均價已達到16萬港幣每平米,而2017年香港白領的月平均工資,僅僅是16800港幣。換句話說,如果一個人能堅持不吃不喝工作三十年,那他可以買一套三十平的房子。


    香港的貧富差距也日益嚴重,一份港府劃定的貧困線標準顯示,截至2013年香港有超過134.5萬人的貧困人口,占整體人口的五分之一。


    而另一份報告是,香港有4080人的財富超過2.3億港幣,富豪數量位列亞洲第一。


    二十幾年來的首富,一直是李嘉誠。他的財產已經遠不僅在香港,也不止在大陸,而是一路擴張到了歐洲。


    一篇香港小學生作文《李家的城》中寫道:


    屈臣氏、百佳、和記電訊、惠康,一間間都是誠哥旗下的店鋪,李嘉誠,名副其實,香港就是李家的城。


    它的繁榮,離不開來自中國大陸的投資,以及那些不斷詬病但出手闊綽的中國游客。2018年,香港旅發局統計數據顯示,超過5100萬人次內地旅客到訪香港,這個數字是香港人口的7倍。


    面對大陸,香港在文化上已經遠不具備當年的壓倒性力量。先是歐美,后是日韓,最近又是大陸崛起的流量明星們占據了新一代眼球的主流。


    但不斷涌來的待產孕婦,帶著孩子趕來搶購奶粉接種疫苗的年輕父母,一群群渴望進入香港高校深造的內地學生們,又體現出這座城市仍然存在的吸引力。


    香港已經回不去《獅子山下》的時刻了。


    時至今日,該如何自處,是它開埠177年來最大的挑戰。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8字路口(ID:crosseight),作者: Will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8字路口 授權 虎嗅網 發表,并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請于文首標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www.kzcl.tw/article/286476.html
    未按照規范轉載者,虎嗅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1
    176

    別打CALL,打錢

    完成

    最多15字哦

    3人已贊賞

    說點什么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