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eqg62"><sup id="eqg62"></sup></object>
  • <code id="eqg62"><label id="eqg62"></label></code>
    • 感謝贊賞!給好友秀一下吧

      內容棒,掃碼分享給好友

    • 評論
    • 收藏
    • 點贊
      點贊

    制造業才是秘訣

    制造業才是秘訣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中印對話(ID: China-India-Dialogue),作者:毛克疾。頭圖來自:東方IC。


    從世界500強管理層訪問印度時的恭維話語,到印度“營商便利指數”或“全球競爭力”排名的快速上升,人們對印度前景的樂觀情緒呈現出前所未有的高漲態勢。尤其隨著中國經濟增長速度逐漸放緩,特別是中美貿易摩擦所帶來的沖擊,印度不僅被視為與中國比肩的另一個新興市場,更被描繪成繼中國之后的又一個超級經濟“發動機”。


    然而,從印度經濟增長的數據上看,其經濟表現仍明顯遜色于中國。因此,對于印度而言,與其過度關注某些似是而非的發展排行和指標數據,不如更多著眼于如何切實提升工業化發展水平,這將更有利于印度經濟增長和兩國經貿關系發展。


    中印經濟差距或在擴大


    中印兩國之間的經濟差距可以從其迥異的發展道路中窺見一斑。盡管在上世紀90年代之前很長一段時期內,兩國經濟總量大致相當,然而時至今日,中國的GDP已是印度的近5倍。因此,即使印度經濟增長率偶爾接近或超過中國,但兩國絕對經濟規模差距卻在不斷擴大。鑒于此,如果印度真的想趕上中國,它不僅需要實現更快的增長率,而且還需至少在長達幾十年的時間內保持這樣的高速增長。然而,印度能否在這么長時間里一直保持這么高的增長率仍是個未知數。


    如果說中國過去40年非凡的經濟增長背后有什么秘訣的話,那便是制造業的蓬勃發展。自上世紀70年代末改革開放以來,大量農村勞動力源源不斷地轉移到效率更高的制造業部門。在大規模工業化進程中,中國國內生產力大幅增長。與印度相比,中國制造業更為強大,不僅雇傭了更多的勞動力(29.3%),還貢獻了更多的GDP增加值(39.5%)。得益于其強大的制造業基礎,中國經濟現代化成果得到鞏固,并開始進入創新驅動發展階段。


    2018 年7 月8 日,客商在印度中央邦城市印多爾考察柳工印度工廠新落成的總裝線。當天,廣西柳工集團印度工廠在印多爾開業投產。這是中國制造企業在印度正式投入運營的首個生產基地,也是柳工的首個海外工廠。(攝影/ 新華社記者王曄)


    可以說,正是勞動力分配結構的不同導致了中印兩國經濟發展的巨大差距。印度雖說有著不俗的經濟增長表現,但在工業化進程上卻遠遠落后于中國。例如,印度農業只占GDP的15.4%,卻雇傭了高達47%的勞動力,相比之下,工業占GDP的23%,僅雇傭了22%的勞動力。


    印度服務業之所以脫穎而出,是因為它僅利用31%的勞動力人口創造了61.5%的經濟產出。因此,印度經濟呈現出一種奇怪的現象:它具備了后工業化經濟的一些特征,像英美等發達國家一樣服務業處于主導地位,然而其低下的生產力水平則暴露出其不發達的尷尬現實。


    工業化發展的不理想導致印度如今面臨方方面面的問題。由于缺乏一個強大的制造業,印度無法大幅提高勞動生產率,進而提高人均收入。當中國成為世界工廠,創造了數以千萬計的中產階級就業機會時,印度的大多數勞動力卻在非正規部門辛勞地從事效率低下的工作。


    此外,如今的印度經濟幾乎被所有主要金融和宏觀經濟風險所困擾,包括過度依賴外資、外匯匯率不穩、易受油價上漲以及季風影響。這些風險主要是由于印度制造業不發達或缺乏競爭力造成的,它們只能通過釋放巨大的制造業潛力加以緩解。


    現在,印度是時候考慮通過加強經濟競爭力來一勞永逸地解決這些問題了,而不是像以往那樣僅采取一些救急措施,如資本管制、非必要的進口限制和提高利率等。正如一位外匯專家一針見血地指出,“沒有人能夠永遠靠別人的錢生活。”印度經濟發展的長期解決方案在于大力推動自身的工業化。


    工業化發展的不同路徑


    幸運的是,印度決策者已經看到了推進工業化的重要性,尤其是自2014年莫迪上臺以來,已將“印度制造”上升為國家戰略。然而,印度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制定明確的工業化發展路線圖。在這方面,仔細研究印度和中國工業化發展的不同路徑很有必要。


    作為世界上僅有的兩個人口數量超過10億的發展中大國,中國和印度同樣具有三個最重要的優勢:一是規模大、成本低的勞動力;二是規模巨大的國內消費市場;三是擁有大量高素質人力資本,即專業技術人才。然而,兩國對其優勢利用方式的不同導致了經濟發展的迥然相異。


    中國按照合理的順序采取了“三步走”策略。它首先利用其龐大的勞動力人口,率先發展勞動密集型和出口導向型產業,如低端的服裝、玩具和家具制造業。隨著專業知識、資本的逐漸積累,它又利用巨大的國內需求來培育企業,使這些企業在全球電子、機械、家用電器等中端產業的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


    而現在,中國正以龐大的人才儲備為基礎,主攻研發領域,從而向全球價值鏈高端躍升。這樣,中國有望從集成電路、制藥和航空等尖端產業中獲得高附加值。


    正是通過這樣的“三步走”策略,中國才能根據其不斷變化的比較優勢,最有效地配置和調動其掌握的資源。中國不僅因此發展成為世界最大的工業品產出國,而且逐漸向全球價值鏈最頂端邁進。然而,盡管同樣具備上述三個優勢,印度的做法卻完全不同。


    與中國從低端、中端再到高端產業的發展路徑不同,印度實際上采取了一種“逆行”的模式。幾十年來,印度一直以其極具競爭力的制藥和IT服務業等技術和資本密集型產業而著稱。盡管印度手機和汽車零部件等中端產業近年來也取得了重大進展,但在國際競爭力和產業生態系統方面仍然相對落后。最令人不解的是,印度的勞動密集型產業發展很不均衡,大量勞動力資源尚未開發。


    這種扭曲的工業發展路徑讓印度經濟付出了重大代價,它既忽視了印度消費者對工業制成品的巨大需求,使得其不得不依賴進口;同時也不能提供足夠的就業機會來滿足國內勞動力不斷增長的工作需求,使就業問題成為困擾歷屆印度政府的噩夢。


    中印經濟合作的現實需求


    如果加強中印經濟合作,將會產生意想不到的效果。印度新興的手機產業或許就是最好的例子。截至2017年,印度已超過越南成為全球第二大手機生產國,占全球產量的11%。


    截至2014-2015財年,印度銷售的手機中仍有78%為進口整機,僅三年后,該比例就大幅下降至18%。這個巨大的改變主要歸功于小米、Vivo、Oppo和華為等中國手機巨頭紛紛在印度設廠。這些品牌共同占據了印度手機市場60%以上的份額。


    然而,印度于2018年4月再次提高手機及其零部件的關稅,中國主要手機企業開始考慮將整個手機生態系統遷移至印度,并鼓勵其供應商跟隨其去印度發展。


    圖為2018 年7 月31 日,在位于印度維沙卡帕特南的姚明織帶印度工廠里,女工在生產線上編織。近年來,金磚國家間經貿往來日益密切, 2014 年,中國姚明織帶飾品有限公司在印度建立工廠,開展出境加工業務,解決了數百名當地人的就業問題。(攝影/ 新華社記者畢曉洋)


    隨著印度垂直供應鏈和水平產業集群的迅速發展,一個強大的手機生態系統正在印度市場形成,并必將大幅降低當地生產成本。一旦這樣一個生態系統建立起來,它將反過來吸引更多的業務,從而打造一條自我強化的產業生態系統,印度的手機產業發展由此終于步入正軌。


    到目前為止,在印度的所有中端產業中,這種發展模式似乎表現得最好,而這些產業發展大多是由當地需求驅動的,如電子產品、工程設備和汽車零部件等。巨大的當地需求加上印度政府的保護性關稅措施及專門的產業政策,使得在當地投資辦廠發展商業的方法具備可行性。


    盡管這些產業發展態勢喜人,但它們在創造就業機會和擴大出口方面的帶動力卻不如服裝、文具和家居用品等低端產業。鑒于日本、韓國、中國,甚至最近越南的經驗,正是這些看似低端的產業通過吸收大量的農業勞動力,在競爭激烈的全球出口市場能夠迅速博得出位,從而引領國家的工業化騰飛。


    這樣看來,如果印度能夠在勞動法規和土地征收等領域進行徹底改革,那么勞動密集型和出口導向型產業將是最有前景的產業,它們可以充分利用印度豐富的勞動力資源,為中國疲軟的產業資本帶來新的市場投資機遇。


    如果工業化發展是印度邁向真正的全球經濟強國之路上不可逾越的一環,那么中國作為同樣人口數量超過10億并在工業化方面領先于印度的國家,可以發揮更重要的作用。考慮到這一點,兩國的學者可能會更務實一些,與其沉迷于龍象攀比的陳詞濫調,倒不如看看雙方能夠真正攜手做些什么,來實現這兩個大國的共同發展和繁榮。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中印對話(ID: China-India-Dialogue),作者:毛克疾。頭圖來自:東方IC。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中印對話? 授權 虎嗅網 發表,并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請于文首標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www.kzcl.tw/article/286437.html
    未按照規范轉載者,虎嗅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1
    13
    說點什么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