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eqg62"><sup id="eqg62"></sup></object>
  • <code id="eqg62"><label id="eqg62"></label></code>
    • 感謝贊賞!給好友秀一下吧

      內容棒,掃碼分享給好友

    • 評論
    • 收藏
    • 點贊
      點贊

    鄭云龍等了十年的音樂劇春天,到了嗎?

    鄭云龍等了十年的音樂劇春天,到了嗎?

    本文作者:龍承菲,編輯:吳燕雨。頭圖來自:東方IC。 


    “音樂劇王子”發飆了。


    2月25日,因《聲入人心》走紅的音樂劇演員鄭云龍發布了一條微博:“‘嗶嗶嗶嗶嗶’,別問了,播不了。”這條微博的起因是一則開票信息。2月25日下午,大麥網發布鄭云龍主演的《謀殺歌謠》北京場開票信息,最低票價380元、最高880元;可就在去年12月,該演出上海場的最高票價也僅有260元。一時間粉絲嘩然,紛紛指責這樣圈錢“吃相難看”,上述鄭云龍的微博也被視作對過高票價的不滿。當晚,#心疼鄭云龍#上升至微博熱搜榜第四。


    #心疼鄭云龍#上升至微博熱搜榜第四


    去年,綜藝《聲入人心》的走紅拉高了音樂劇的關注度,選手在節目中演唱的音樂劇《吉屋出租》選段《I’ll cover you》,在芒果TV點擊量達到7.8億次;此外,歌曲《天朝渣男圖鑒》在社交媒體爆紅,也引發了網友對該歌曲出處、原版音樂劇《芝加哥》的興趣……本來只是小眾圈層的音樂劇開始受到了更多的關注。


    就在音樂劇的關注度逐漸攀升的時候,此次“坐地起價”事件的出現,卻忽然給音樂劇市場潑了一盆冷水。攀升的票價背后,究竟是行業的春天,還是被催生的泡沫?音樂劇市場的春天,真的到了嗎?


    音樂劇“走在冷風中”


    因《聲入人心》而關注音樂劇的粉絲們,最初會對音樂劇的低票價感到驚訝。一場流量明星演唱會山頂票的價格,就能買到小劇場音樂劇的前排座位。在這次《謀殺歌謠》漲價之前,音樂劇的觀劇成本對于追星女孩來說低得驚人。


    《謀殺歌謠》原本的低價是否合理?一位音樂劇業人士認為“合理但薄利”。“合理”是因為中國音樂劇市場發展至今,觀眾的心理價位如此。而針對薄利,她給毒眸算了筆賬:“《謀殺歌謠》之前的演出基本在中小型劇場,如果按400座計算,最高票價260,平均票價就是120左右,按6成上座率計算,扣除票代稅費和各種成本后,估計堪堪保本。”而這次《謀殺歌謠》漲價,她也向毒眸透露,大麥網從劇開心購入《謀殺歌謠》的成本應該要比之前高,算上前往北京演出的住宿機票、劇院租金等,漲價帶來的利潤可能沒有觀眾想象得那么高。


    事實上,“薄利”是中國音樂劇市場發展至今都未解決的問題。


    相較于19世紀末開始出現的外國音樂劇,中國音樂劇出現的時間很晚。最早的中國原創音樂劇,是1985年沈陽市話劇團取材、改編自臺灣同名電影《搭錯車》,當時被稱為“大型歌舞音樂故事劇”。《搭錯車》引發了一定熱潮,在國內巡演的4年里,共演出了1640場。


    “大型歌舞音樂故事劇”《搭錯車》


    之后,中國原創音樂劇出現了長達十年的沉寂期。直到1999年,《桑蘭》《楊貴妃傳奇》等原創音樂劇的出現,市場才出現了回暖跡象,只不過,這些演出都沒有超過《搭錯車》創下的記錄。


    國內還在萌芽之時,海外的音樂劇在國外卻已經從亞文化領域走向了大眾,1988 年的《巴黎圣母院》僅兩年時間就在法語國家連演130場,演出公演銷售的CD一度脫銷。《巴黎圣母院》大獲成功后,法國市場又推出了《羅密歐與朱麗葉》《搖滾莫扎特》等風靡全球的音樂劇作品,法國也因此成為了歐洲音樂劇的重要陣地。


    看到了外國市場的火爆,有國內從業者開始推動外國音樂劇登陸中國市場。2002年,時任上海大劇院總經理的錢世錦力排眾議,引進百老匯著名音樂劇《悲慘世界》,最終,該演出連演21場,場場爆滿,票房收入達到1200萬元,創下了當時上海演出市場的票房最高記錄。


    音樂劇《悲慘世界》劇照


    從那之后,從業者看到商機,將《巴黎圣母院》《貓》《劇院魅影》等經典音樂劇紛紛引入中國市。但它們并未復制《悲慘世界》的成功,不僅票房表現參差不齊,也罕有作品引起轟動。直到2015年,世界四大音樂劇之首的《劇院魅影》在中國演出才重現當年的盛況,這一年,國內音樂劇市場總票房首次超過2億元,比上一年增長了44%左右。


    然而,即便是2015年總票房的爆發,也并未改變音樂劇產業體量小的事實,音樂劇市場依然只是小規模繁榮,這種局面維持至今。中研普華產業研究院的《2017年中國音樂劇市場規模分析及個區域市場規模情況》顯示,2017年中國音樂劇市場的總票房收入為3.48億元。而同年,電影《戰狼2》狂攬56.8億票房成為年度票房冠軍,一部電影的票房是音樂劇市場全年總票房的16倍左右。 并且,上述從業者告訴毒眸,票房的爆發式增長主要依靠國外大劇的引進:“17年、18年有很多認知度高的國外大劇引進,如果沒有大劇引進,就算項目數量整體增加,也有票房下降的可能性。”


    2013-2017年中國音樂市場規模及增長率(數據來源:中研普華產業研究院)


    票房收入不理想,音樂劇的成本也不低。毒眸了解到,一場音樂劇的演出成本包括演員的排練費和演出費、劇院的租賃費用、舞臺設備的維護費用等等。此外,引進國外的音樂劇往往還需要支付高額版權費,累計在一起并不是小數字,多遇上場面華麗的大型音樂劇,成本又會繼續攀升。高昂的成本導致音樂劇很難回本,有時也會出現虧損的情況。而籌備過程中的排練、設備維護等都屬于成本支出,所以劇方選擇時往往慎之又慎。


    除了資金成本,籌備音樂劇的時間成本也很高。音樂劇《媽媽咪呀》導演高瑞嘉告訴毒眸:“正規的國內音樂劇往往要籌備1-2年左右。”而在籌備階段的最初,劇團會在讀劇本之后排練出整個劇的一部分(30分鐘),制作人找來投資人觀看。如果效果不好,這部音樂劇的孵化會就此結束,再沒有登臺表演的機會。


    這樣的市場現狀下,音樂劇從業者的整體收入并不高。百老匯的一線演員單場演出的薪酬能達到1萬美金,而國內即使是常年擔任音樂劇主演的鄭云龍,一場戲的收入也達不到1萬元。高瑞嘉告訴毒眸:“以前戲少收入少,演員一年20萬算不錯的了,演配角的掙得更少。”


    而在整體從業者收入低的情況下,國內愿意進入音樂劇行業的人也比較少,行業人才匱乏。在2002年《悲慘世界》被引入國內之后,也有不少音樂學院設置了音樂劇相關的專業,去年《偶像練習生》前20名的鄭銳彬就是中央戲劇學院音樂劇專業。但國內核心的音樂劇名校也主要是北京舞蹈學院、中央戲劇學院、上海戲劇學院、上海音樂學院四所,頂尖行業人才更是稀缺。高瑞嘉告訴毒眸:“音樂劇在國內發展的時間還是短,主創、演員基數都不夠,有些演員能力也一般。”


    人才的匱乏,又進一步導致音樂劇質量不佳,加上國內觀眾很少有看戲的習慣,這讓音樂劇很難從核心受眾向大眾圈層破圈。而一位從事劇院宣發工作的業內人士告訴毒眸:“北京一年這么多演出,光靠核心消費群體肯定滿足不了。”


    從票房分布來看,2017年的音樂劇票倉主要集中于北上廣等發達地區。2017年華東地區的音樂劇市場規模為1.74億元,占到整個行業規模的50%,而東北地區(0.05億元)僅占1%——做不到用戶下沉,意味著不少音樂劇觀眾需要奔赴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看演出,這也導致很多音樂劇的最終上座率并不高。


    2017中國音樂劇市場結構(數據來源:中研普華產業研究院)


    盡管如此,不少業內人士卻普遍看好音樂劇在國內的市場前景,其中的一個理論支持為:當年人均GDP達到1萬美元時,就是音樂劇產業發展的重要轉折點。2015年,國內已有15個省市達到這一標準,當時有不少業內人士認為音樂劇的春天要來了,然而他們并未如愿。而到了去年年底,國內已經有30多個城市人均GDP超過10萬元,這一呼聲便更高了,音樂劇市場似乎到了爆發前夜。


    這個音樂劇行業期待已久的爆點,忽然伴隨著一檔綜藝節目出現了——2018年底,湖南衛視綜藝《聲入人心》的播出,在討論度日趨高漲的同時,似乎為國內的音樂劇市場,帶來了一線曙光。


     《聲入人心》帶火了音樂劇嗎?


    《聲入人心》的爆火是一個意外,尤其在Q4綜藝市場整體缺少爆款的情況之下。截至2月26日晚,《聲入人心》在芒果TV的總播放量近7.7億,微博超話位列綜藝榜第二,豆瓣評分9.2分;鄭云龍、阿云嘎、蔡程昱和鞠紅川登上了《歌手》的舞臺;鄭云龍和阿云嘎組成的“云次方”也至今穩居CP榜第一……


    鄭云龍在采訪中提到,最初參加《聲入人心》,只是抱著推廣音樂劇的初衷來的。而在節目的最后一期,他在舞臺上哽咽著說:“輸贏根本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們堅持了這么多年的東西終于被人看見了。”


    音樂劇被看見了嗎?答案是肯定的。


    1月4日,鄭云龍像往常一樣在微博發布自己接下來的演出行程,然而演出票均在一秒內售罄,不少沒有搶到票的粉絲紛紛在評論。十幾分鐘后,鄭云龍在評論回復“這一分鐘,我等了十年,謝謝你們。”


    鄭云龍微博回復


    1月演出的《謀殺歌謠》現場確實座無虛席,這與去年1月《謀殺歌謠》謝幕合影時明顯的空座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上述從事劇院宣發工作的業內人士也告訴毒眸:“整體的觀眾觀演趨勢是上升的。”


    去年1月的《謀殺歌謠》


    今年1月的《謀殺歌謠》


    此外,國內音樂劇行業人才缺失的問題,在《聲入人心》播出后,也看到了改變的希望。


    今年的藝考中,根據上海音樂學院公開數據顯示,今年的報考人數再創紀錄,報名人數達2908人(3526人次),同比增長16.88%和21.84%,其中音樂戲劇系報考人數增長46%。音樂劇行業的人才儲備有所擴大,誕生優質演員的可能性自然更高。


    然而,《聲入人心》也帶來了諸多亂象。


    人氣選手出演音樂劇的火爆,似乎并沒有蔓延到其他的音樂劇上。在鄭云龍出演的《信》門票秒空的同時,同樣在4月20日左右上演的《搭錯車》北京站,截至2月26日下午還有眾多的空位可供選擇。票房表現突出的仍然只是這些因為綜藝爆紅的演員,大部分粉絲似乎只是因為某一位音樂劇演員而購票,而非為了欣賞音樂劇本身。


    《搭錯車》音樂劇北京站購票情況


    節目爆火后,粉圈文化入侵了音樂劇。不少人氣選手已經擁有了自己的后援會和站子,開始制作應援手幅、提供食物應援,后援會開始招募宣傳組、財務組等部門,并準備有組織地對“自家正主”出演的音樂劇進行團票。人氣選手的航班信息已經出現在了黃牛的微博中,縱然沒有站姐拍攝的機場圖流出,但仍有在機場接機、索要簽名的粉絲。


    在黃牛的手中,鄭云龍出演的音樂劇票價已經被炒到上千元一張,整個國內音樂劇的黃牛票都跟著水漲船高。主辦方此次“坐地起價”雖然引起眾怒,也有不少粉絲表示抵制,但對于常年負擔上千元演唱會門票的追星女孩們來說,880元的最高票價卻也并非負擔不起,《謀殺歌謠》的門票也在開票后迅速售罄。


    相比于千元票價的音樂劇來說,《謀殺歌謠》的舞臺布景和劇情設計都很簡單,全程只有四位演員出場,而北京場的演出地址超劇場規模較小,音樂劇愛好者們普遍認為“即使是最高票價也理應被控制在300元以下”。主辦方這次訂的票價過高,超出他們的心理預期,漲價行為被視作“賺快錢”,一旦《聲入人心》帶來的熱度散去,對整個音樂劇市場都算是打擊。


    《聲入人心》雖然助推了音樂劇出圈,在鄭云龍最新微博的熱門評論中,也能看到粉絲所曬的、因為喜歡他而去看的其他音樂劇。但僅僅有一兩位音樂劇演員的爆紅還不夠,除了“以人帶劇”,還需要有足夠優質的原創音樂劇支撐他們的人氣。就像他曾經在采訪中談道的:“我一個人努力也沒有用,需要所有音樂劇人為此而努力,我相信(音樂劇)會越來越好的。”


    而現在,在諸多亂象出現后,那條“這一分鐘我等了十年”的微博,已經被鄭云龍刪除。


    本文作者:龍承菲,編輯:吳燕雨。頭圖來自:東方IC。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毒眸 授權 虎嗅網 發表,并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www.kzcl.tw/article/286415.html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1
    6

    別打CALL,打錢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贊賞

    說點什么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