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eqg62"><sup id="eqg62"></sup></object>
  • <code id="eqg62"><label id="eqg62"></label></code>
    • 感謝贊賞!給好友秀一下吧

      內容棒,掃碼分享給好友

    • 評論
    • 收藏
    • 點贊
      點贊

    權健多米諾:曝光整頓保健品傳銷新浪潮

    權健多米諾:曝光整頓保健品傳銷新浪潮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鳳凰周刊智庫(ID:fhzkzk),記者:郭天力  編輯:李克難,頭圖來自視覺中國,為前權健俱樂部更名“天津天海足球俱樂部”



    從2019年公歷新年到農歷新年,傳銷——這個內地社會絲毫不會陌生,甚至還有點陳舊的詞匯再一次占據媒體頭條。100天對全國保健品市場的全面整頓已然開啟。


    無人能想到,網絡公號“丁香醫生”刊發的一篇文章,引發聲名赫赫的權健集團面臨全面查處,董事長遭受逮捕。同時又如同被絆倒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隨著權健事件的發酵,一陣清理保健品直銷行業的沖擊波如今開始席卷越來越多聲名顯赫的名字。廣東無限極、天津天獅、河北華林等企業傳銷丑聞順勢獲得大量關注。


    隨之,內地官方也已掀起新一輪對保健品直銷產業的清查風暴。全國各地對種類繁多的各類傳銷組織,特別是高發的保健品行業開始密集整頓。


    作為多年來內地社會痼疾的傳銷,運動式掃蕩早已不是第一次。然而每次之后,總能復生,并逐漸壯大。如今此番全國范圍清理行動其最終效果如何,未來仍待觀察。


    被曝光的遠不只權健


    不到一個月時間,內地媒體從集中揭露權健很快轉移向了其他劣跡斑斑的馳名保健品直銷品牌。


    總部位于河北黃驊的河北華林酸堿平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以傳銷手段對外兜售三無理療產品,被媒體曝光。這家公司官網介紹,該公司所倡導的酸堿平衡理論來源于“中國酸堿平之父”、南開大學教授李建民。李建民稱,經過他多年潛心研究,“一種高科技的專業糾酸產品營養代謝平衡調節劑,可起到調節糾酸的作用,專門解決酸性體質的問題。”


    但是,來自南開大學的權威消息證實,李建民確系該校退休教授,其本人并沒有做過相關研究。而美國“酸堿體制”創始人羅伯特·歐陽在2018年11月的庭審中,被美國法庭判處賠償1.05億美元,并當庭承認“酸堿體質理論”是個騙局。


    媒體對河北華林的起底報道以及造成的一系列傷及消費者健康的案例引發社會關注。1月15日晚,黃驊市聯合調查組發布通報稱,初步查明該公司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目前公司主要負責人和相關人員已被警方控制,對該案將依法依規、徹查嚴辦。


    與天津權健直線距離不過6公里、以銷售保健品為主的天獅集團也不斷遭到媒體起底。天獅集團起步于上世紀90年代,早早就在天津武清區扎下大本營。


    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嚴打后,天獅一度將重心放到了海外市場。


    2019年1月7日,已經人去樓空的權健浙江分公司。


    天獅對外宣稱,截至2004年,該公司已在全球設立了90多個分支機構,有900萬穩定消費人群。


    如今,天獅最初的基地已成為天津唯一一家民辦本科院校天獅學院的所在地。位于武清區的新總部占地1平方公里,建設有豪華的辦公大樓、營銷中心,作為一家生產企業,總部所在地占地最多的部分竟是酒店和會議室。一位在天獅工作的員工告訴本刊記者,這些酒店和會議室都是給全國各地來的經銷商準備的。“天津機場超過2000萬的航空吞吐量,天獅和權健功不可沒。”這位人士說。


    比權健早兩年拿到直銷牌照的天獅,其經營方式屢屢被詬病與傳銷無異,因此引發一系列的司法糾紛。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中,搜索與天獅生物關聯的傳銷刑事案件便高達1289件,其中包括非法拘禁、搶劫、故意傷害、過失致人死亡、故意殺人等案例。而與天獅生物關聯致死的傳銷案件高達200多起。


    雖然天獅宣稱這些案件均為“假天獅”所為,但無法打消外界對其傳銷的顧慮。


    2018年8月廣東韶關法院二審宣判了“天津天獅”十六名銷售人員,以領導組織傳銷組織罪、搶劫罪、非法拘禁罪等罪名分別判處刑罰。而天獅集團9月迅速進行切割,稱該組織為假冒天獅的名義進行的活動。


    一位曾在天獅品牌部門工作近一年的人士向本刊記者表示,他們品牌部做得最多的工作就是策劃各種慈善活動。“這方面天獅可以說非常大方。至于為什么,當時的領導說了,做保健品這一行的,難免會被人貼上傳銷標簽,一旦有人指控天獅傳銷,那么我們就可以拿這些慈善案例甩在質疑我們的人的臉上:你們見過搞傳銷的還搞慈善嗎?說到底,慈善也是一種營銷。”這位人士說,她待得越久,越覺得這不是一家正常的公司,沒干夠一年就走了,“后來連曾經教導我那些話的人也辭職了。”


    此外,中國最大直銷企業廣東無限極、天津另外一家直銷企業金士力佳友等公司也不斷被媒體爆出。感受到危險的無限極1月28日急忙向外界宣布,內部將立即推出10項專項整改措施,整治經銷商夸大、虛假宣傳。


    從第一塊骨牌倒下,到覆蓋全國的整頓


    位于武清區豆張莊的權健腫瘤醫院,是權健的全國總部所在地。曾經人群熙攘的建筑群,如今隨著權健傳銷與虛假宣傳被曝光,早已一片死寂。偶爾出入大樓的,也大多是身著警服的調查人員。


    2004年,江蘇大豐人束昱輝帶著一隊人馬從天津頭號直銷企業天獅門下出走,自立門戶成立權健,短短十余年時間,這家打著600多個中醫秘方旗號的企業野蠻生長,爬到了中國直銷企業排行榜上第四的高位。


    給權健致命一擊,并引起此輪風浪的,是一篇2018年12月25日中午刊發在微信公眾號“丁香醫生”上的文章:《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該文從一個名叫周洋的小女孩治癌經歷寫起,講述權健忽悠小女孩到權健腫瘤醫院治療后不幸去世,將權健荒唐的醫療騙局以及由此引發的一系列司法糾紛和盤托出。以虛假宣傳、拉人頭和發展下線為核心的權健銷售網絡中,一旦權健的產品出現糾紛,權健幾乎每次都能實現精準切割,將責任推給代理商,自己毫發無損。


    文章刊發后,在社交媒體引發強烈反響。備受質疑的權健起初還通過律師向丁香醫生發函,要求撤稿道歉,但該報道作者通過微博對外回應:不會刪稿,對每一個字負責,歡迎來告。


    同時,關于權健的更多黑料也次第出爐。束昱輝學歷造假、所謂8000萬購買的600多中醫秘方全系編造、火療造成燒燙傷、權健瘋狂傳銷導致家破人亡等報道也在側面印證權健涉嫌傳銷已是板上釘釘。百度“反權健吧”迅速成為各路媒體采集線索的大熱門。


    報道刊發的次日下午,天津市武清官方表示,將核實文章中反映的情況。這一表態,在反權健人士看來并不夠堅決。


    2018年12月27日上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局長張茅在全國市場監管工作會議上表示,將建立違法嚴懲制度,對于故意違法、造成嚴重后果的企業,實行巨額罰款,強化刑事責任追究。同時建立巨額賠償制度,在涉及群眾生命健康的領域,加大對消費者的直接賠償力度。


    張茅表示,2019年將加強網絡市場監管。開展2019年“網劍”專項行動,集中治理虛假宣傳、違規促銷等問題。圍繞百姓舌尖上的安全,集中開展嬰幼兒食品、校園食品、保健食品、山寨食品、小餐飲、網絡配餐等領域食品安全專項治理。 


    當天,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也同步發布通知,在全國排查整治打著中醫旗號的養生保健服務亂象,無論是醫療機構、診所還是中醫養生保健機構,只要有服務能力、產品宣傳不科學不規范不合法等現象,都是被打擊的對象。并要求,各級中醫藥主管部門要針對發布中醫醫療廣告、培訓、保健服務及產品等問題開展全面排查和梳理,要會同相關部門對發現的違法違規行為從嚴從速處理,絕不允許任何機構、人員借中醫藥之名行違法違規之實,危害人民群眾生命安全,損害中醫藥形象。


    這一系列新的指示,明顯是針對權健事件而來,同時也為權健后的官方行動指引了方向。


    天津市的態度也終于明朗。2018年12月28日,天津市副市長、聯合調查組組長康義表示:“最近,天津權健公司涉嫌夸大宣傳、傳銷等問題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對此,天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我作為聯合調查組組長,深感責任重大。過去的24小時,調查組分為若干小組針對不同的問題進行專項調查取證。目前經過初步核查,天津權健公司部分產品涉嫌存在夸大宣傳問題。針對其他問題,調查工作仍在緊張進行中,調查結果會及時向社會公布。”


    2018年12月26日上午,權健位于天津的總部,一場名為“權健集團尚德體系啟動大會暨榮耀盛典”的千人培訓會正在熱鬧展開,會場擠得滿滿當當。


    1月8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召開電視電話會議,由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等13個部門決定,自2019年1月8日起,在全國范圍內集中開展為期100天的聯合整治“保健”市場亂象百日行動。


    隨后,多部門聯合下發《聯合整治“保健”市場亂象百日行動方案》(下稱《方案》),將整頓重點鎖定為:與人民群眾日常消費密切相關的行業和領域;食品(保健食品);宣稱具有“保健”功能的器材、用品、用具;日用消費品;凈水器、空氣凈化器等日用家電;玉石器等穿戴用品;聲稱具有“保健”功效的服務等。


    《方案》要求,直銷企業如有虛假宣傳、超直銷產品范圍經營、在未批準區域開展直銷業務等違規違法行為的,除了一般處罰外,還要撤銷所涉直銷產品的備案;情節嚴重的,要撤銷其直銷經營資格直至吊銷該企業直銷牌照。《方案》同時也要求暫停頒發新的直銷牌照。


    各地開始行動起來。


    從1月21日起至4月份,石家莊市市場監管局牽頭聯合市公安局、市民政局等10部門聯合在全市范圍內集中開展為期100天的聯合整治“保健”市場亂象百日行動。


    自1月22日起,西安市公安局在全市范圍內開展為期6個月的打擊整治傳銷違法犯罪專項行動。1月22日凌晨,西安市公安局出動1598名警力,聯合181名工商部門執法人員開展了集中清查行動,共搗毀傳銷窩點61個,抓獲涉傳人員282人。


    針對媒體報道的“幼童疑因服用無限極產品致心肌損害”,西安市工商局已責成工商雁塔分局對無限極陜西分公司是否涉嫌虛假宣傳進行立案調查;責成藍田縣市場監督管理局對事件中經銷商樊樂是否涉嫌虛假宣傳進行立案調查。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1月23日,浙江省省委政法委、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省藥品監督管理局等七部門聯合在全省開展為期半年(2019年1月~6月)的保健品市場亂象專項整治行動。重點查處以健康養生講座、專家咨詢、免費旅游體驗、免費體檢義診等形式進行的虛假宣傳(虛假廣告和標識標簽)和欺詐銷售(非法添加、虛高價格)行為,以及利用網絡等多種載體的非法營銷。


    2019年1月13日,束昱輝等權健集團16位高管被批準逮捕。權健一系列高價低質產品的總策源地,天津權健總部的各棟大樓被迅速查封。1月15日,記者所到的權健醫院總部內,只有穿警服人員在前臺電腦處忙碌。1月30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對外透露,自1月8日正式啟動整治保健品市場亂象百日行動以來,已經查處清理涉保健品虛構網絡信息300余條,立案300余起。


    “去權健化”遍布天津城


    隨著權健的被查,曾經遍布津門的權健符號開始被迅速清洗。


    在權健的諸多產業中,天津權健足球俱樂部知名度最高。由一個涉嫌傳銷組織的企業冠名中國頂級體育賽事,此事無論如何說不過去。權健事發后,天津權健足球俱樂部反應也最為迅速,第一時間便摘下了頭上的“權健”二字,俱樂部由天津足協托管,改名為“天津天海足球俱樂部”。


    2015年5月8日,正值二戰勝利70周年紀念日的歐洲被天獅搶了風頭——6000多名天獅員工在法國尼斯海灘用人體隊形拼出“TIENS’ DREAM IS NICE IN THE COTE D’AZUR”,意為“天獅夢想尼斯綻放”。此時,天獅掌門李金元已經在天津首富的寶座上坐了10年。


    天津足協官方網站上,中超新聞欄目將所有天津權健的新聞刪得一干二凈。最新一條新聞還是2015年天津泰達的足球消息。不過,沒有了權健“輸血”,此前天津權健每年800萬美金請來的韓國教練蔡康熙的合約無法持續。目前,蔡康熙和天津足協的矛盾仍未化解。


    2015年1月5日,天津權健乒乓球隊也改名為“天津乒乓球俱樂部”,徹底拋棄與權健的關系。


    此前,天津權健曾在天津河東體育館設立“天津權健青少年足球訓練中心”。本刊記者1月15日走訪時,發現體育館外墻懸掛的標語已是“天津河東青少年足球訓練中心”,其中,“河東”兩字為新安裝,顏色與其他的字有明顯差異。


    不僅如此,大多數常用的手機地圖應用軟件也屏蔽了“權健”、“火療”等搜索,用戶也難以找到此前存在的火療館。多位天津市民告訴本刊記者,權健事件發生后,以前的權健火療館相繼被關閉。


    天津官方表示,相關部門正依法查處取締不符合消防安全規定的火療養生場所、開展集中打擊清理整頓保健品亂象專項行動。


    “現在,除了武清權健腫瘤醫院,你在天津市里頭的公開場合很難再找到‘權健’這倆字兒了,都清除掉了。”天津西青區四季花城小區業主白先生告訴記者,權健的痕跡在自己的周圍被清理得就好像這公司從來沒有在天津市里出現過一樣。


    同時,多起來的是城區內懸掛的警惕傳銷、打擊保健品虛假宣傳的橫幅。在一些經常售賣老年用品的場所,也特意掛上了這類標語。


    1月20日,有7萬多粉絲的天津權健俱樂部官方微博清空了以前發的所有微博。由于權健與天津經濟、文體等領域的深度捆綁,天津“去權健”運動未來必將是一個持久戰。


    在束昱輝老家,那尊兩個大樓之間的金身藥師佛也引發了爭議。如果是露天,那么這尊佛應有宗教部門的審批,但是佛像頭頂的一小塊遮擋物,又讓宗教部門感覺不是完整意義的露天。


    拆還是不拆,當地仍無定論。


    本刊記者電話聯系天津市市場監管委員會等政府職能部門,截止發稿日,這些職能部門表示對權健的調查仍在進行中,沒有進一步消息披露。


    傳銷為何集結天津


    近年來的一組組數據顯示,在傳銷犯罪的趨勢中,天津并不樂觀。


    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官高進曾于2018年11月在《法制博覽》刊文稱,2017年以來,天津市武清區檢察院共受理公安機關移送起訴的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件13件54人,犯罪嫌疑人在20歲以下的有6人,20~30歲的有48人,30歲之后年齡段沒人參與。犯罪主體年輕化趨勢明顯,同時,這54人中,初中學歷的有34人,高中和專科類學歷的有17人。因為受教育程度較低,找到正規工作的幾率低,難以滿足社會發展需求而淪為傳銷人員。


    高進的統計中,傳銷案件發生在城區的只有1件,案發地點位于村莊的有12件。傳銷人員以偏僻的村莊為掩護,躲避政府部門的檢查。


    天津市靜海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官董磊、孫旭二人在2018年11月刊發于《法制與社會》的專題論文中也討論了天津傳銷呈現的新動向。文中沒有明言“T市H區”為天津,但行文中仍有部分段落顯示為“外地來津人員”,說明該文探討的恰是天津市情況。文中稱,2014年以來,T市H區檢察院共受理涉及傳銷活動犯罪案件590人,占全部審查起訴案件人數的16.2%。這590人中,僅有5人為本市人員,其余均為外地來津人員,且年齡集中在20~30歲之間。


    2014-2017年,由傳銷活動引發的各類刑事犯罪逐年上升,由2014年的8件33人上升為2017年的63件252人,同比上升6.9倍和6.6倍。


    文章還指出,H區檢察院在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個年度的《刑事犯罪報告中》均指出,傳銷型非法拘禁罪呈急速上升的發展態勢。區委領導對此情況也高度重視,多次就治理非法傳銷活動召開推動會,要求相關部門加大打擊清繳力度。“盡管打擊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并未觸及組織根源與領導層,由于基層組織動員不到位,治理效果極不理想。”文中寫道。


    有媒體統計,在商務部頒發的直銷牌照中,相當一部分集中在天津。這次引發輿論風暴的權健,也是誕生于天津,并在天津成長壯大的。2017年,求職大學生李文星,也是被騙往天津的傳銷組織“蝶貝蕾”而失去生命的。


    本刊記者采訪中發現,權健的諸多消費者中,有不少是退休工人。天津工業發達,退休工人數量龐大,消費基礎十分可觀。雖然權健和天獅都位于地處偏遠的武清區,但畢竟屬于直轄市轄區,有著中國頂級的“城市勢能”。在中國的輿論體系中,直轄市的產品往往有著高出一般城市的特殊光環。


    一位天津市民向本刊記者表示,天津不少像權健這樣游走在傳銷邊緣地帶的直銷企業,早已用贊助、稅收、慈善等方式將自身塑造成“正規軍”,“政府怎么打擊得了?”


    山西反傳銷聯盟的創始人劉李冰向《鳳凰周刊》表示,傳銷機構在天津扎堆,是因為天津緊挨著北京,而且有較大面積的農村地帶,房租便宜,便于隱秘,可以很方便地將北京的求職者騙過來,為傳銷組織源源不斷地補充新鮮血液。


    反傳專家:打擊傳銷應防止“運動式”


    劉李冰認為,傳銷在中國屢禁不絕的原因主要在于,傳銷的信徒們賭徒心態嚴重,總是夢想一夜暴富或者不勞而獲,這種人容易被洗腦。“支持權健的人大多數都靠權健獲利,甚至把自己的命運與權健緊緊捆綁在一起,把支持權健當成了自己一生的事業。這太可怕了。”不過隨著權健的倒下,劉李冰觀察如今大多數人都已放棄,只要貼上“傳銷”的標簽,對權健來說就意味著判了死刑。


    記者注意到,以保健品為“道具”的傳銷騙局,每過一段時間總有新概念推出,而一些明顯脫離常識的產品往往能獲得新聞效應,反而比符合常識的產品收獲更多的用戶。權健標價1000多元的鞋墊,聲稱墊在腳底便可以調控全身骨骼,如此匪夷所思的原理,仍有很多消費者為之癡迷,將正統中醫與權健鼓吹的中醫泡沫等量齊觀,稱之為中醫“奇跡”。


    那么,其他那些被曝光的企業是否會像權健一樣被徹底取締?劉李冰認為可能性并不大。“整頓保健品市場對行業的沖擊很大,但是直銷又是國家批準,參與人數眾多,如果取締會引發一系列的后遺癥,目前能做的只能是加強監管。如果要真正鏟除傳銷,需要成立一個獨立的專門打擊傳銷的機構,并且將對傳銷始終保持嚴厲打擊的態勢,防止運動式反傳,否則過一陣傳銷組織會再次沉渣泛起。”


    劉李冰表示,現在國家對傳銷的打擊主要是工商和公安兩個機構一起來打,工商負責收集鑒定,公安負責執法,很多時候不知道是該找工商還是公安,尤其那種跨區域的案件,各地信息不透明,對案件查處帶來不利影響。”


    在劉李冰看來,中國人對保健品有著近乎癡迷的狂熱,也是傳銷在中國屢禁不止的原因。


    “每過一段時間,總會有披著高科技或者中醫外衣的新保健品出來,不僅文化水平不高的人,就連大學退休教授也可能招架不住。消費者可能逃過了權健、華林,還會掉進別的品牌的坑里。保健品的大坑小坑、明坑暗坑星羅棋布,年輕人、老年人多多少少都可能中招。甚至,當前的傳銷已經迭代到不需要保健品這樣的‘道具’,直接進化到消費返利傳銷、精神傳銷、微商傳銷乃至區塊鏈‘虛擬貨幣’傳銷的階段——你可能拒絕一切保健品的忽悠,但對新技術和新概念具有好奇心,也不免掉進坑里。當前,中國對保健品市場的大整頓,只能說掃除了這一類的傳銷陷阱,但是更多、更隱蔽的傳銷陷阱,仍然在前方招手。”劉李冰說。


    劉李冰認為,提升民眾的法律和科學素養是抵御傳銷的最大基礎,當然,這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也需要一定的時間。


    “西方在幾十年前也曾迷戀各種保健品,中國的各種保健品概念乃至營銷方式,很多都脫胎于西方。現在,西方早已放棄了當年的狂熱,起碼保健品傳銷已經在西方失去了市場。”劉李冰說。


    *實習生宋子琪為本文采寫提供幫助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鳳凰周刊智庫(ID:fhzkzk),記者:郭天力  編輯:李克難,頭圖來自視覺中國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鳳凰周刊智庫? 授權 虎嗅網 發表,并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請于文首標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www.kzcl.tw/article/286351.html
    未按照規范轉載者,虎嗅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1
    21
    說點什么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