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eqg62"><sup id="eqg62"></sup></object>
  • <code id="eqg62"><label id="eqg62"></label></code>
    • ?#34892;?#36190;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男色经济学

    男色经济学

    来源:饭统戴老板(ID:worldofboss)

    作者:黄主任

    数据支持:远川研究


    ?#25112;?#26463;了与吴亦凡的战斗,直男社区虎扑又把蔡徐坤拉上了绞刑架。


    2019年1月中旬,面临网络和电视收视率双双下跌的NBA大联盟铤而走险,请来了擅长“顶胯舞”绝活的流量明星蔡徐坤担任其新春贺岁档形象大使。在宣传片中,妆容精致、“一笑世界就亮了”的蔡姓明星与高自己半个身位的三位NBA壮汉明星?#24863;?#39118;生,上演了正宗的“文体两开花”。


    宣传片一经播出,虎扑直男们当场崩溃,直言无法接受NBA被娘炮攻陷的事实。有好事的网友翻出了蔡徐坤在《偶像练习生》中的篮球舞片段,对其篮球水平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点评。不少虎扑网友一边听吴亦凡的神曲《大碗宽面》一边表示:这skr?#35009;?#29609;意儿,还不如Chiris Wu呢?



    这不是舆论第一次对娘炮进行讨伐了。在去年9月央?#21360;?#24320;学第一课?#25151;?#25773;时,蔡徐坤等小鲜肉们就被扣上了娘炮的帽?#21360;?#19981;过在当时,蔡的闺蜜朱正廷吸引了大部分火力。画面里朱正廷展示着厚重的眼影、模糊的粉底和性感的嘴唇,让直男网友们纷纷抓狂,要求央视换个胸大的来。


    满屏的花枝?#22995;?#35753;新华社?#37096;?#19981;下去了,发文《“娘炮”之风当休?#21360;罰?#23558;小鲜肉们称作“油头粉面A4腰,矫揉造作兰花指”。《小兵张嘎》中嘎子的扮演者谢孟伟发了首单曲《哥不是娘炮》,MV中谢孟?#21543;?#30528;粉红色小短裤,与几?#35805;?#35064;型男一起劲歌热舞,实力嘲讽众多同行。


    更有网友将这些席卷流量的美少年现象拔高,声称?#21543;?#24180;娘则中国娘?#20445;?#39047;有点儿上纲上线的意思。


    不过尽管舆论讨伐激烈,但流量美少年们仍然如日中天,而且大?#23567;?#38271;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娘”的趋势。常言道,存在?#26149;?#29702;,蔡徐坤担任形象大使后,顶着被直男群体的厌恶和?#31181;疲?#21364;让NBA关注度和收视率显著上升。这是一场成功的商业营销,这背后必有原因。


    本文打算复盘“阴柔审美”背后的故事,以及这些现象折射的商业机会。按?#23637;?#21495;的老习惯,文章由以下四部分组成:


    1. 追溯:儒家尚柔的历史本源

    2. 演进:新中国男性审美变迁

    3. 异化:硬核美男到软核美男

    4. 助澜:资?#23601;?#21160;的男色消费


    下面进入正文部分。


    1. 追溯:儒家尚柔的历史本源


    严格意义?#27492;担?#23064;炮”是一种?#28304;?#36140;义的词汇,学术上应该?#23567;?#38452;柔化的男性审美”。这从来就不是一个新概念。


    ?#28909;?#34987;歌德称作“帝王中的完美样?#23613;?#30340;路?#36164;模?#25454;信是高跟鞋的发明者,一米五的身高与这位开疆扩土、称霸欧陆,在位长达72年的“太阳王”极不相称,为了展示一个西欧霸主应有的高贵身份,路?#36164;?#22235;便让鞋匠专门制作了一双四寸高的高跟鞋,以弥补自己的先天不足。


    尽管这种说法尚存争议,但在17世纪的法国,香水、长筒袜和蕾丝花边衬衫?#35789;?#23454;在在的成为了象征奢华优雅的风潮。这种审美可以追溯到希?#21543;?#35805;时代?#21512;?#33098;最美的少年纳西索斯(Narcissus),最大的爱好是在河边静静欣赏水面倒映出自己的美色,最终变成了一朵水仙花。


    但要说起阴柔化的审美,咱们也不遑多让——《诗经》中曾将美男?#29992;?#36848;为“彼其之子,美如玉?#20445;?#19968;个眉清目秀、白皙飘逸的美少年随之浮现眼前。在先秦文学中,“玉”是完美男性的代名词,象征着俊秀的面容?#36879;?#23578;的品德,若是一个男子能被称作“玉人?#20445;?#32477;对是至高的荣耀。


    作为中国诗歌浪漫主义风格的源头,楚辞中则常以“香草美人”来形容一个人的品格与操守。在《离骚》里,屈原就自称“美女?#20445;?#29992;“芙蓉”织衣裳,用“秋兰”做配饰,用“茹蕙”擦拭眼泪,并把贤明的君王比作与自己?#35874;?#32422;的男子,用他的食言隐喻君主对臣子的不信任。


    这种“香草美人”式的意象,没有半点威?#36879;?#30828;,反而是一种女性化的婉转与柔情,以至于1940年代文学界对屈原是不是gay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讨论。


    屈原的徒弟宋玉也是个美男?#21360;?#25454;说宋玉在楚国任职时,同事登徒子出于嫉妒,向楚王告?#27492;?#23435;玉非常好色,而且不仅长得漂亮,口才还一流,千万不能让这种文艺青年靠近后宫。宋玉听了,一怒之下写了篇《登徒子好色?#22330;讽?#20102;回去,让后?#20048;?#25509;?#36873;?#30331;徒?#21360;备?#22909;色者挂上了?#22330;?/p>


    ?#33322;?#21335;?#32972;?#26102;中原王朝偏安江南,风光旖旎生活富庶,人们对阴柔审美的追求更是达到了近乎病态的程度。


    《世说新语》里记载,三国时期魏国大?#24049;?#26191;皮肤异常白皙,以至于魏明帝怀疑他擦了粉,便故意让何?#28120;?#19977;伏天里吃热汤面。何晏吃的大汗淋漓,拿衣服一擦拭,皮肤反倒更加光洁透亮(?#25545;ⅲ?#22823;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形容男子美貌的“面如傅粉”这个成语由此而来。


    另一位东晋美男?#28216;?#29600;,遭遇则更加离奇。由于相貌实在太过出众,前来欣赏卫玠美貌的粉?#35838;?#25104;了一堵墙(人久?#29260;?#21517;,观者如堵墙),本就体弱多病的卫玠哪里?#20613;米?#36825;阵势,当即昏了过去,随后就一病不起,二十七岁香消玉殒——看杀卫玠的成语由此而来,不知道当今?#30007;?#40092;肉们怕不怕?


    两晋年间,社会盛行“风度之美”肤白、俊秀、清瘦、柔弱。?#28909;?#20309;晏的“美姿仪,面至白”、王夷甫的“容貌整丽,妙于?#24863;薄?#26460;弘治的“面如凝脂”等等。据说大书法家王羲之见到杜弘治,见他脸好?#39047;?#22266;的?#23383;?#30524;珠如同点染的黑漆,忍不住连连赞叹他是神仙下凡。


    ?#22581;?#31070;?#22330;?#30340;作者曹?#24808;?#26159;个傅粉爱好者,天气一热,就?#23391;?#28577;傅粉。?#33322;?#24180;间,傅粉、薰衣、剃面都是年轻俊男的日常操作,“动静粉帛不离手”与“行步顾影”也是广为流传的审美风?#23567;?#26080;论是居?#19968;?#26159;在外,如果不能做到时?#27748;?#38236;自照,顾影自怜,毫无疑问是土包子的表现。


    这一时期,富裕的江?#31995;?#21306;逐渐成为中国经济与文化中心,阴柔婉曲的审美趣味开始经久不衰。直到今天,“北方人?#28010;戏?#20154;内?#30149;?#37117;是许多中国人习以为常的观念。梁启超就曾评价?#25285;骸?#38271;?#19988;?#39532;,河梁携手,北人之气概也;江南草长,洞庭始波,南人之情怀也”。


    究其根本,“大一统”的历史与农耕文明代表的伦理、仁爱与和谐造就了中华民族一种稳重、内敛的特质。相比狮心王征战黎?#34081;兀?#21015;奥尼达血染温泉关的故事,爱好和?#20581;⑾不?#31181;田的中华民族更青睐“宽柔以教,不报无道”的中庸心态与“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田园牧歌生活。


    这种根植于农耕文明下的民族心理,最终变成了儒家文化体系当中“以和为贵、以和为美”的理念,与谦、和、仁、义为代表的思想内涵。在?#21543;?#25991;”?#21543;?#26580;”的文化环境中,对男性阴柔美的追求,也?#32479;?#20102;儒家文化圈最重要的审美表?#31181;?#19968;,日?#23613;?#38889;国等东亚国家也深受影响。


    两宋时期,儒家思想以“伦理”为本位,使得阴柔审美愈发突出,“清新俊逸、肌肤胜雪”成了帅哥选拔标?#32908;?#26417;熹在?#31471;?#20070;章句集注》中称:要?#31181;?#34880;气之刚,增进德义之勇,极力推崇培养中庸品格的君?#21360;?#22312;科举制度的帮助下,“柔弱胜刚?#20426;?#30340;柔儒思想得到了不断传?#23567;?/p>


    到了明清年间,关于男性外?#24808;?#26580;美的描述依然?#20598;?#19981;鲜:冯梦龙的《醒世恒言》中将杨延和的长相描述为“肌如雪晕,唇若朱涂,一个脸儿,恰像羊脂?#23376;?#30910;成的”。蒲松龄在《聊斋志异》里,也把理想中的帅哥写为“风采过于姝丽”“美如好女”和“美如冠玉”。


    贾宝玉可?#32478;?#36825;种阴柔美的集大成者。在曹雪芹笔下,宝玉“面若?#26143;?#20043;月,色如春晓之花?#20445;?#22825;然一段风?#24076;?#20840;在?#24524;遙黄?#29983;万种情思,悉堆眼角”。 可以?#25285;?#34429;然审美因人而异,但在那个被儒家文化贯穿了?#35282;?#22810;年的古代中国,白皙秀气的文弱书生,一直都是男色届的主流。


    到了工业化全球化的近代,人们的审美也更加多元:慷慨悲歌之士,不再是燕赵之地的特产?#29615;?#35806;纤丽之文,不再是吴楚骚人的绝活。中国人的审美也经历了一个波折?#20132;?#24402;的过程。


    2. 演进:新中国男性审美变迁


    在人瘦肤白、略施粉黛作为主流审美的中国古代,肌肉男并不是毫无市场。史书里西楚霸王力能?#20184;Γ?#23567;?#36947;?#40065;智深倒拔垂杨柳,神话里?#36879;?#21385;害了,共工一怒之下撞倒不周山,害?#38376;?#23090;出来补天。但跟地中海沿岸的各个海洋文明相比,国内的肌肉男?#33108;?#26159;有点拿不出手。


    ?#28909;?#22312;古希?#25353;?#35828;中,英雄?#21069;?#34880;腥的战争与掠夺当作实现自我价值的跳板,?#21069;?#30340;守护者自然也需要强健的体?#24688;?#27491;如?#31471;?#24052;达300?#29575;俊?#37324;杰拉德·巴特勒饰演的列奥尼达?#21069;悖?#23673;立?#20004;?#30340;那些古希腊雕塑,个个线条挺拔、肌肉隆起,浑身上?#38706;忌?#21457;着哲学味儿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中国也有类似的神话传?#25285;?#20687;是夸父逐日、精卫填海、炎黄战于阪泉、涿鹿大败蚩尤等等。但这些神话多发生在上古时期,伴随天下初定,家国一统,和平与发展成了华夏大地各民族的殷?#20449;?#26395;。毕竟老天爷给的这么好一块地,不?#32654;?#31181;田,成天打打杀杀的,实在太浪费了。


    即便是在日常用语中,人们也习惯于将“文”置于?#25300;洹?#20043;前,?#28909;?#24120;用的“文?#20309;?#30053;”“文治武功”“文武双全”。正所?#20581;安?#24298;实而知礼节,?#29575;?#36275;而知荣辱?#20445;?#20013;国精英阶层不自觉地追求内敛和稳重?#30007;?#26684;特质,四肢发达、孔武有力反而往往是没文化的标志。


    不过在新中国历史上,也曾?#28120;?#20986;现过一阵肌肉力量型的审美热潮。


    1955年,借助与苏联文艺部门领导的访问和酝酿,苏联油画家马克西莫夫抵达?#26412;?#25285;任中央美术学院油画训练班的指导教师以及中央美术学?#27735;宋省?#27492;后两年间,马克西莫夫培养出了靳尚谊、?#27493;?#20426;、侯一民、秦征等多位著名画家,成为上世纪50年代中国美术界的中心人物之一。


    50年代末,宣传画中的工农同志手持锤子镰刀,面色黝黑、朝气蓬勃,这种特殊年代的阳刚气魄,便脱胎于苏联艺术中的欧美力量型审美。到了文革时期,西装和旗袍都成了“四旧?#20445;?#20154;们的审美也受发生了改变。无论是强健发亮的肌肉,还是千人一面的军装,都是那个年代的缩影。


    1960年代宣传画


    伴随改革开放,中国人的审美又走进了一个回归传统的过程。在百废待兴的80年代,以唐国?#20426;?#26417;时茂为代表的浓眉大眼国字脸成为了那个年代的主流审美。作为象征国家形象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前两代男主持人——赵忠祥与张宏民老师便是标准的国字?#24120;?#21644;蔼不失严谨。


    年轻时的唐国强与朱时茂


    转折出现在1987年的央视?#21644;恚?#27468;手费翔唱着《冬天里的一把火》出现在电视机里,成为了如今所?#20449;?#20687;的鼻祖。当央视的领导还在为象征小?#32423;?#20052;亚的“迪斯科”能不能播争执不休时,费翔的横空出世不经意间打破了那个年代隐隐约约的禁忌,也让人们?#28304;?#32479;阴柔美的追求光明正大起来。


    费翔,1983年?#21644;?/span>


    自费翔后,中国人?#30007;?#19968;代偶像或阴郁、或优雅、或文艺,从刘德华到黎明,从“相?#36130;?#24179;无奇”的古天乐?#20581;?#37325;庆森林》里?#32435;?#19977;浦友和的金城武,再到梁朝伟、吴彦祖和流星花园里的F4,精致的面容、颀长的身段和一个个鲜活的角色,代替了往日千篇一律的高大全与伟光正。


    就连新闻联播也慢慢放下了严肃的国字?#24120;?#25442;上了以郎?#26469;?#32769;师为代表的亲切活泼的瓜子?#22330;?/p>


    国人逐渐回归传统阴柔审美的背后,是如今听来依然熟悉的标语“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也是40年?#35789;?#22330;的?#27604;?#19982;国民收入的提高的结果。尤其随着民众思想的开放,追求阴柔的、女性化的,甚至“娘炮”的审美,从一种令人难为情的忌讳,变成了习以为常的事情。


    当然,这一时期的硬核美男们,和如今婀娜多姿的蔡某和朱?#24120;?#36824;是?#21009;烊乐?#21035;。


    3. 异化:硬核美男到软核美男


    苏轼在《涂巷小儿听说三国语》中曾写过一个故事,说老百姓听三国故事,讲到刘备打了败仗,便频?#25269;?#30473;,还?#24515;?#30524;泪的。但听说曹操?#21592;瘢?#23601;忍不住纷纷叫好。相比破釜?#26519;邸?#36816;筹帷幄的?#24444;ц尚郟?#20013;国人骨子里?#19981;?#30340;美男子,大多是个飘逸柔美、博古通今的谦谦君子形象。


    在世纪之交影视娱?#20013;?#19994;的?#27604;?#24180;代,诞生了许多迎?#38505;?#31181;审美态度的影视角色,可以称之为“硬核美男”。


    《花样年华》中梁朝伟扮演的周慕云,便是经典的美男子形象。在这部电影中,没有王家卫标志性的旁白,而是完全依靠演员的神态与肢体动作,来表达那种朦胧又隐秘的情愫。凭借在《花样年华》中的表演,梁朝伟拿到了戛纳电影节的最佳男主角,这是他从影生涯中分量最重的?#27605;睢?/p>


    梁朝伟,花样年华,2000年


    2003年首播的电视剧《金粉世家》中,陈坤扮演的北洋军阀内阁总理之子金燕西则可?#32478;?#20013;国式帅哥的典范。在电视剧中那个风云变幻的年代,陈坤把金燕西身?#25103;?#21467;又顺从、无畏又懦弱的情感冲突极尽描摹,配合上陈坤年轻英俊的容貌,一个始乱终弃里带着无奈的矛盾形象跃然纸上。


    陈坤,金粉世家,2003年


    那时的影视作品塑造着人们的审美趣味,姑娘们对心仪男性的描述,除了“帅”之外,也不外乎“优雅”?#26696;删弧薄?#20070;生气”。


    到了近些年,对硬核美男的审美,却都莫名其妙地异化成了“娘炮”。连冯小刚?#26082;?#19981;住炮轰:


    “这些小孩啊,太娘。市场怎么会追求特娘的男孩呢,男孩应该阳光,有爷们劲儿。那些照片都不是素颜,都修成杂志那样,搔首弄姿,欲盖?#32456;茫?#24819;脱又不敢脱,你又不是开窑子的。”


    ?#20848;?#26417;正廷同学自己也有点?#25797;?#20102;?#26680;?#22909;的回归阴柔审美,怎么前面那些人没事,我朱某和小蔡?#32479;?#24320;窑子的了?


    说到底,小朱还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尽管中国历来推崇阴柔美,但阳刚与否,娘炮与否,从来就不取决于几块肌肉,?#24863;?#31881;底。屈原青史留名,显然不是因为芙蓉织裳,茹蕙?#32654;帷?#21516;样,没有霸王别姬的决绝,没?#24418;?#27743;?#36733;?#30340;悲?#24120;?#39033;羽就是一手举起十个鼎,也不过是蛮夷之地的一介莽夫。


    俗话?#30149;?#32654;人在骨不在皮?#20445;?#33487;轼说?#26696;?#26377;诗书气自华?#20445;?#20154;们?#19981;?#26753;朝伟,除了那张?#24120;?#26356;多的还是《重庆森林》中警察633的青涩?#30475;猓?#26080;间道》里?#25504;?#20161;的坚毅果决,《一代宗师》里凝结在?#27573;?#36523;上的时代悲凉。而这背后是梁朝伟四五遍的通读剧本,是拍戏时老婆?#24808;?#38752;后的态度。


    据说《阿飞正传》里面一个吃梨的镜头,王家卫足足让梁朝伟拍了27次,每一次都是没有理由的重来;而张国荣?#32435;恪?#38712;王别姬》时,往往要一整天戴?#20598;?#21313;斤重的凤冠,十多个小时不能卸?#20445;?#20026;了不让?#25104;?#30340;贴片脱落,还得一整天不吃饭。


    每一个鲜活生动的角色背后,都是过人的天?#24120;?#36367;实的摸索?#32479;志?#30340;积累,最微不足道的,恰恰是那张英俊的?#22330;?/p>


    只是如今的流量小鲜肉们?#35270;心?#24471;出手的作品。有的微博挂着歌手?#29616;ぃ?#21809;功却停留在KTV水平;有的在舞台上张牙舞爪,分不清是跳舞还是癫痫;有的用一副表情,应对所有场景,所?#20581;?#25105;哭我笑,无人知道;我喜我怒,全靠字幕”……



    正如冯导所言:“专业的经纪人要帮演员选一个方向,要么拍电影,要么拍电视剧,要么拍综艺秀,要么走时?#26032;?#32447;当花?#20426;?#22810;栖是不靠谱的,最起码电影不需要,电影需要的是专业的、?#30424;?#23454;地的、?#34892;?#20859;的表演者。”


    滥用替身、不记台词、频?#32972;?#21040;等劣迹引来了老?#39277;?#30340;不满,陈宝国老师就曾无奈地评价:“我没有教化人的责任,但是我觉?#30431;?#32781;得差不多了,名也成得差不多了,钱也挣得差不多了,想当一个职业演员,?#36879;?#36367;实下心来,好好演戏,一切一切的根本,就是这么一条路。”


    成龙批评起来则更加直接,称某些鲜肉演员拍戏时手机不离手,只?#21009;?#21040;导演?#21834;?#24320;机?#20445;?#25165;会恋恋不舍地放下手机。而当年梁朝伟拍戏时,刘嘉玲打电话过来,他?#35009;?#26377;?#21360;?#20107;后梁朝伟回电话询问?#35009;?#20107;情,结果发现并没有?#35009;创?#20107;,梁朝伟还会训责刘嘉玲几句。


    说白了,油头粉面也好,虎背熊腰也好,终究都只是陪衬。诗人赞?#20037;?#33457;之美,不在?#26495;?#26144;楚天碧?#20445;?#32780;在“?#38892;?#29420;自开?#20445;还?#20154;欣赏君子如玉,在于清新俊逸的五官,也在于温文尔雅的品格?#29615;?#21040;现在这个看脸的世界,大家喜爱的阴柔美男,是玉树临风,也是德艺双?#21834;?/p>


    说到底,中国人自古爱慕的“玉人?#20445;?#38500;了那张脸外,更重要的是中华民族传承?#20004;?#30340;文人气质。所以小蔡,你以为大家讨厌的,只是提胯?#30007;园?#31034;和?#25104;?#30340;两斤粉吗?


    4. 助澜:资?#23601;?#21160;的男色消费


    1996年,日本化妆?#39277;?#21496;佳丽宝破天荒地邀请了24岁的木村拓哉来?#32435;?#21475;红广告,两支广告一经播出便轰动全日本,口红卖出了当时行业平均销量6倍之多。


    20年后,朱正廷也代言了某品牌的口红产品,广告片中?#30007;?#26417;翩?#35759;?#33310;、性感撩人。相比木村叔叔只敢把口红往?#25104;夏ǎ?#23567;朱亲自示范,红唇秀色可餐。虽然演艺成就远不及木村前辈,但带货能力却不输阵势。去年双十一当天,其代言的口红仅用一个半小时就创下了亿元成交额。


    一支口红的背后,则是年轻一代女性逐渐成为消费主力的缩影。妇女能顶半边天,新中国成立以来,随着女性地位的大幅提高,中国女性的消费能力也惊人地飙升,成了各类消费品的中流?#28006;?#21644;朱正廷一样,蔡徐坤代言的产品,也大多是面膜、护肤品这类以女性群体为主的消费品。


    爱美之心无可厚非,?#34892;?#27714;就有供给,有人买单就会有人投资。


    资本带来的改变,无非?#21069;?#36367;实的摸索和积累变成了简单?#30452;?#30340;炒CP、卖人设、上?#20154;眩创?#36215;一个又一个俊美又空洞的艺人,接着最大化榨取他身上的全部价值。而流水线上走出的艺人,带着千篇一律的骚气面庞,缺少了汗水与时光雕琢的骨肉魂灵,最终在娘炮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正如?#26460;?#28227;新闻》的评论文章所称:


    “资本所做的,就是强化这种喜好,捧出一群过分阴柔的男星,在影视剧、舞台上尽情展现男性女性式的美。这其实已经不是?#21592;?#35266;的问题,而是资本衍生的审美?#39038;?#21270;。”


    在资本带来的浮躁浪?#23849;錚?#33402;人们?#36335;?#20877;也不需要忍受学习与钻研的寂寥,没有关注就花钱买?#20154;眩?#27809;?#21009;?#28857;?#32479;?#20316;人设,没有作品就刷量买榜……比起?#21543;?#24180;娘则中国娘”的调侃,更可怕的,是在蔡徐坤之后,还会?#22995;?#24464;坤、王徐坤、赵徐坤一个接一个地粉墨登场。


    这并非一个“娘炮”与?#25226;?#21018;”的争论,而是对中华民族传统审美趣味中“文人气质”的彻底异化。


    说到底,中国人对阴柔美?#30007;?#36175;并没有变,?#36828;?#20803;审美的包容?#35009;?#26377;变。人们所愤怒的,是小鲜肉们搔首弄姿,?#22312;?#36870;天颜值时,真正的美男子正在反复?#32842;?#35282;色,认真思?#23395;?#26412;;人们所不齿的,是小鲜肉们练了两块肌肉,便自夸阳刚之气时,真正的男子汉却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


    当然,这些愤怒和不齿并不能改变?#35009;礎?#27491;如一位资深投资人说的那样:不要理会中国直男在想?#35009;矗?#20182;们不懂的领域,通常就是赚钱最容易的地?#20581;?/p>


    5. 尾声


    2013年5月16日,足球运动员大卫·贝克汉姆正式退役,结束了自?#33322;?0年的职业生涯。除了代表国家三?#26085;?#25112;世界杯和帮助曼联拿下6次联赛冠军,2001年韩日世界杯预选赛上,贝克汉姆用标志性的?#38712;?#26376;弯刀”让英格兰在最后时刻晋级世界杯,?#20004;?#20381;旧是球迷们津津乐道的回忆。


    除了精湛的球技,英俊的面孔也让小贝成为了20世纪末体育运动员商业化浪潮的代表人物,被称作“万人迷”的贝克汉姆代言产品涉及运动、奢侈品、科技数码与快消品等多个领域,他也曾代言了香水、护肤品等多款女性产品,甚至登上女性杂志《ELLE》的封面,成为首位男性“封面女郎”。


    在宣?#32426;?#24441;后的第一天,小贝接受了英国天空电视台评论员、也是他在曼联时期的亲密战友加里?内维尔的专访,加里·内维尔?#23454;劍骸?#20320;希望如何被人铭记?#20426;?/p>


    38岁?#30007;”此担骸?#25105;只想让人们记住,我是一个勤奋的人,一个?#21592;热?#24576;?#24418;薇热?#24773;的人,一个踏上球场就倾尽全力的足球运动员。”


    参考资?#24076;?/span>


    [1]. 中国传统审美的阴柔特性,陈艳梅

    [2]. “小妞电影”中男性气质的审美与消费,张金玉

    [3]. 男性特?#20107;郟?#38647;金庆

    [4]. 两晋人士的自恋心理与女性化审美倾向,张宁

    [5]. 试析中国古代男性人体审美尚阴柔之成因,胡敏

    [6]. 古希腊英雄?#30007;?#36523;美,杨琼

    [7]. “娘炮”霸屏是资本衍生的审美?#39038;?#21270;,?#26460;?#28227;新闻》

    [8]. “娘炮”之风当休矣,辛识平

    [9]. 梁启超国民性研究?#38590;。?#26753;启超

    [10]. 阉割与猖狂,?#22930;?#23466;

    +1
    181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1人已赞赏

    说点?#35009;?/span>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