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eqg62"><sup id="eqg62"></sup></object>
  • <code id="eqg62"><label id="eqg62"></label></code>
    • 感謝贊賞!給好友秀一下吧

      內容棒,掃碼分享給好友

    • 評論
    • 收藏
    • 點贊
      點贊

    在巴黎遭遇黑車、偷竊、罰款,難道我碰到的是假的西方國家?

    在巴黎遭遇黑車、偷竊、罰款,難道我碰到的是假的西方國家?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冰川思享號(ID:icereview),作者: 安光系,頭圖來自:視覺中國


    01


    從巴黎北站出門,我一片茫然。對一個在英語國家里生活了整整9年的中年男人來講,法國的一切都讓我感受到陌生。


    在英國生活,很多人都會利用周末和假日時光去法國轉轉。熟悉的人中,幾乎沒有不被偷的經歷。更恐怖的是,2015年的11月13日與14日,幾位熟悉的朋友去巴黎看同樣的攝影博覽會,那里突然發生恐怖襲擊,造成了89人死亡,300多人受傷。那些朋友盡管沒有受到波及,但事后跟我聊起這件事兒來,依然驚魂未定。


    所以準確地說,站在巴黎的街頭,我其實是焦慮不安的。


    我此前來過一次法國。2012年秋天,我來這里看展覽。那個時候,總覺得人生還有一種可能,又重新坐進了大學的教室,成了一名攝影系的成年學生。那一年,老師們帶著學生到巴黎看展覽。


    那是一個著名的攝影博覽會。它的著名在于,就圖片交易而言,它應該是全世界規模最大也是最久負盛名的交易博覽會。


    除了看展,巴黎留給我的印象并不太好。三四天里,我曾目睹了廣場上的很多亂象:不停地有人乞討,不停地有人來讓你莫名地簽名。我也親眼看見了一起所謂的路人撿到“戒指”當場提出來要和我們“分錢”的騙術。有朋友曾提醒我說,千萬別信那些找你簽名的人。“你以為幫了他或她一個忙,但簽完之后,不掏一筆錢,就走不掉了。” 


    更要命的是,在回酒店的地鐵上,我也親歷了一場從未來想到過的偷竊。擁堵的地鐵上,我被擠得不能動彈。在行駛了一段時間后,突然聽到地上有掉鑰匙的聲音。很快,就有人在摸我的腳,似乎是在撿地上的鑰匙。看不到人,但我著急地提醒他:不在我腳站的這個位置!正當我全神貫注于那個人撿鑰匙的人身上時,突然發現有人正在掏自己的口袋。意識到被偷,我就本能地大吼一聲。那人停止動作,飛了似地逃出車門。


    想想,這偷竊技術也著實高明。先看好距離,距地鐵快到下一站之前。一個負責摸腳,轉移注意力。另一個負責偷竊。等你意識到被偷時,他們已經奪門而逃。整個過程,計算得真是巧妙。


    幸運的是,我口袋里并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那次對方失算,算是給了我一次被偷的體驗。


    02


    想象一下,帶著這樣的印象,全家人站在巴黎的某個火車站門口,我心里該有多么焦慮。


    于是攔出租車。全家四口坐在車上,才算是找到了一絲安全感。但車行走緩慢,跟人走沒什么區別。事后我們查了一下地圖,步行需要2.8公里的路程,司機要了我們46歐元。


    我一直在懷疑這是不是坐上了黑車,被敲詐了。這么短的距離,這么高的價格。但與心里上的不安和焦慮相比,還是覺得這錢花得值。


    車穿過一個復雜的高架橋,總算是把我們送到了住處。回頭,才發現附近的高架橋下面,竟然是一排一排的帳篷。放眼望去,才發現這里是流浪漢的聚集地。這些帳篷密密麻麻,還算整齊地整齊地排在地上。剛剛放松的心里,忽然又一下子緊張起來。


    快步離開馬路,走進屋里。酒店就在高架的邊上。推開門,首先看到門口就站著一個保安。繃緊的弦突然放松,心里上才真正有了安全感。


    去巴黎的路上,我就在想:假如這次沒有被偷或被騙,就算是撿了一個大便宜。


    03


    在巴黎的城里閑逛,就會發現,不安全或不友善的信號還是隨處可見。


    北站的車站內,幾名乞討者似乎在對乘客輪番轟炸。一遍遍地伸出手來,一遍遍地重復著相同的句子。他們多數人年紀輕輕,衣著光鮮,卻硬要伸手要錢。


    地鐵站內,進出的檢票口,都是高高地攔起。無論是倫敦還是在中國的某個城市,檢票口的高度都是齊腰,但巴黎不同。檢完票后,一個跟你身高差不多的玻璃護欄才自動打開。這意味著,它不僅僅是起阻隔作用,而是在防止人們躍過普通的檢票欄而逃票。5歲的小兒子卡沒打好,結果,我也受到了連累,票打了,但人卡在那里,無法進站。附近也沒有工作人員,后來一個小伙子用自己的卡打了一下,才替我解了圍。


    之所有這樣的設計,一定是乘客逃票的比例比較高。這似乎與倫敦形成了鮮明的反差:倫敦的每一個地鐵站,多數情況下高度都不過腰。很多地鐵站到了晚上,沒有人檢查,檢票的出入口也會自動打開,靠人們自覺打票。如果再郊區一點兒的地鐵或火車站,甚至連檢票的護欄都沒有,乘客打卡與否,全靠自覺——請原諒我的對比,在倫敦生活了8年,不由自主地在對比著這兩個國家的異同。


    地鐵站臺上,時常會看到抽煙的人。公共場所公然抽煙,完全不顧及他人;地鐵到站,未等乘客下完車,地上的乘客便開始上地鐵。這是巴黎不如倫敦的地方:即使在上下班最高峰,即使是最繁忙的地鐵站,人們也會安靜地排隊,有秩序地上下車。


    地鐵與輕軌之間的換乘,也讓我們煩透了。其實距離不遠,只有兩三分鐘的行程。但真要尋找,就是沒有明顯的標志。好幾次,一路打聽過去,甚至在半夜一家人走了很遠,才發現對方跟我們說錯了地方。


    對于一個陌生人來講,這簡直是在要人命。我又在聯想,假如在倫敦,會是什么樣的場景?


    倫敦街頭,地圖標識幾乎隨處可見。這些地圖永遠清楚地告訴你所處的位置在哪兒,周邊5分鐘及更遠的步行距離范圍有多遠。地鐵內部的換乘轉乘,也不用太復雜,放心地跟著箭頭指示走。


    每天的地鐵上下班高峰,在一些人口密集的地區地鐵口,還會有專門的工作人員站在街頭,服務于那些不知道如何乘坐地鐵的乘客。


    同樣,倫敦地鐵口永遠會放著免費的地鐵或火車換乘圖,乘客只要需要,就可隨時拿上一份。有它在手,幾乎所有的交通換乘,都清清楚楚。


    第三天行程,去迪士尼,出站時卻面臨罰款。原來,我們買的通票范圍是城市的1~3區,而迪士尼樂園的范圍剛在5區。盡管地鐵工作人員手下留情,但依然被罰了35歐元。如果正常買票,一家人單趟總共也不過20歐。


    交完罰款,慢慢覺得這里面還是有問題:從頭到尾并沒有人或在車上提醒,來了就把你當作逃票的人處理。價值觀上,這是以惡的態度來對待每一個人。


    在倫敦生活的8年里,我很多時候能感受到這個城市與巴黎的另一個不同的地方:處處把你當好人。如果同樣的事情,這邊人會善意地提醒你,補上一張票就行了——除非工作人員檢查到你故意逃票。


    巴黎的火車站、埃菲爾鐵塔、盧浮宮外面甚至普通的城市街道上,都能看到荷槍實彈的警察。那種手握槍似乎隨時都要沖出去的架勢,一方面似乎在提醒我們,這里并不安全;另一方面似乎又在提醒我們,這里可以讓人放心。


    與巴黎相比,倫敦的人口密度似乎更大一些。但城市的管理能力,似乎更強一些。


    04


    如果我個人的感受全是缺點,對巴黎并不公平。


    巴黎塞納河兩邊的建筑,讓你不得不喜歡它。這個城市的建筑漂亮,好看,有歷史感。它們不擁擠,很和諧地相處著。


    就建筑而言,這是個太好的城市。


    在參觀盧浮宮、埃菲爾鐵塔以及迪士尼樂園后,讓我也不停地感嘆:這真是一座了不起的城市!巴黎所擁有的藝術殿堂,就足以把我征服。學了這么多年的攝影,從事了這么多年的攝影記者工作,這里的藝術作品,就能讓我把這里視為精神殿堂。


    如果能控制和管理好外來人口,這個城市該有多好!


    05


    再來說說酒店門口的那些流浪漢。


    每天早上,我們一家人在酒店和地鐵站之間往返,都要從高架橋下面穿行。天天經過,就慢慢了解了一些基本信息:這些成排的流浪漢帳篷,應該是政府有意安排他們的地方。統一顏色和規格,看起來幾乎一模一樣,這說明這些東西應該來自于政府或相關的慈善機構統;高架橋的下面,緊挨著流浪漢居住的區域,設置了供人們小便用的簡易廁所。


    不遠處,還專門有一個水龍頭,供這些人洗漱使用;先一天晚上,有一百多帳篷,安置在橋下不同的地方。等第二天一早,就發現只剩幾十個了。這說明肯定是成規模地把這些人安置到某一個地方。如果是強行清理,這些人應該全部會消失。一部分留著,一部分消失,應當是在自愿的基礎上進行勸說和安置;早上,會發現有工作人員在給流浪漢發放食物。這也說明,當地人在提供食物給這些人;晚上,我們還看見一輛警車停在他們邊上的路口處。


    無論如何安置,他們依然還是被當作最危險的人群來對待。無論任何社會,窮人似乎永遠是那個最危險的炸彈。處理好這群人,炸藥庫才會不被引爆,社會才會和諧和穩定。


    每次經過,我也在想:為什么人們愿意流浪,而不愿意回到自己的家里?但接著也會問自己:他們有家嗎?


    要么他們的國家出了問題,要么他們的家庭出了問題,要么是他們自己出了問題。那么多的人,從歐盟其它國家里涌進法國,而根據歐盟的法律,當地政府不能驅趕,只能被動地接受。如何應對,估計法國人也在頭痛。


    回酒店的途中,我們看見到附近的馬路中間,少數人攔車要錢。黑夜里,這群住在橋下的人們,安靜,并沒有什么噪音。他們為什么要來巴黎?為什么要選擇流浪的方式生活在這里?他們是在享受流浪的自由,還是在經歷人生的痛苦?假如那個躺在帳篷里的人是我,看著這個繁華但跟自己并沒有關系的城市,心里不知會有什么樣的想法。假如我生活在了這個人人心理上都害怕的區域里,該怎么樣來回敬別人的眼光?


    從埃菲爾鐵塔看完夜景下來,再吃晚飯,已是半夜。黑暗的夜里,妻子和女兒走在前面,我則緊緊牽著小兒子的手。酒店門自動開啟,保安依然面無表情地守在門口。快步回到房間,才算是松了一口氣,似乎暫時回到了安全的港灣。


    5歲的小兒子也許根本意識不到,幾十米遠的外面,在這個初春的夜晚,睡著一群居無定所同時還在為生存掙扎的人們。他們被人們另眼看待,被多數人視為危險分子,被視為這個城市的定時炸彈。路人們行色匆匆,似乎又沒有人在意這些人的存在。


    焦慮、不安,外來人員似乎成了這個城市管理者最頭痛的問題。


    法國政府面臨的難題似乎不僅僅只有這些。與之相比,英國人以脫歐的方式保護邊境,防止過多的歐盟人員出入。讓商品自由流通,讓人員自由遷徙,很多人把歐盟當成為一個實現夢想的烏托邦。但對法國來講,這個夢想也許并不樂觀。


    無論如何,一個偉大的國家,不應該為這些題目所難倒。他們理應有智慧來解決各種各樣的難題。


    五天之后的晚上,一家人回到倫敦。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感嘆著:于我而言,倫敦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愛人點頭。一家人步履匆匆,行走在倫敦街頭,朝回家的路上趕去。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冰川思享號(ID:icereview),作者: 安光系,頭圖來自:視覺中國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冰川思享號? 授權 虎嗅網 發表,并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請于文首標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www.kzcl.tw/article/286096.html
    未按照規范轉載者,虎嗅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1
    29
    說點什么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