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eqg62"><sup id="eqg62"></sup></object>
  • <code id="eqg62"><label id="eqg62"></label></code>
    • 感謝贊賞!給好友秀一下吧

      內容棒,掃碼分享給好友

    • 評論
    • 收藏
    • 點贊
      點贊

    福建創業幫的2018

    福建創業幫的2018

    嗅注:從2009年到今天,團購、O2O(外賣、打車)、短視頻、智能手機、區塊鏈……福建創業者幾乎經歷了所有的中國互聯網風口,成為中國互聯網版圖里的一股重要力量。這些創業者是王興、張一鳴、蔡文勝,還有陸正耀、林寧、王珂、史文勇、余建軍等等。這批福建創業者的學習、變化能力,接下來仍將對中國互聯網格局版圖帶來深遠的影響。


    本文轉自“騰訊深網”(ID:qqshenwang),作者:《商業與生活》朱曉培,編輯:范曉東。本篇為“cover計劃”的第35篇文章。


    “鐺、鐺、鐺”,銅鑼的聲音在港交所的大廳里回響了好一會兒。9月20日,美團點評在港交所正式掛牌交易。王興敲得很用力,在場的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聲音比雷軍要響亮很多。


    現場致辭中,王興連說了7個感謝,包括,“感謝喬布斯,如果沒有蘋果,如果沒有移動互聯網就沒有今天。”



    第一代iPhone誕生的2007年,王興剛剛賣掉了自己的上一個創業項目校內網,開始做社交項目飯否和海內網。


    在飯否,除了王興還有另一個同樣來自福建龍巖的年輕人張一鳴。王興是創始人,張一鳴是技術合伙人。當時的他們,大概也不會想到,再過幾年后,他們會走向完全不同的創業方向,但又同時成為中國互聯網新興力量的代表,美團和頭條。


    2009年,26歲的張一鳴想知道,成功可不可以復制。他問30歲的王興,有沒有人同時做成過兩家世界500強公司?


    王興給他推薦了日本實業家稻盛和夫。后者曾創辦了京瓷和KDDI兩大世界級企業,并即將(2010年)挽救日航于破產的邊緣。


    不久后,飯否被關掉了。在海納亞洲王瓊的推薦下,張一鳴去了垂直房產搜索引擎九九房擔任CEO 。而剩下的團隊在王興的帶領下,把業務轉向了團購,2010年,美團上線。于是,這兩個曾短暫交會的福建人,走上了完全不同的方向。


    飯否關掉后,微博迅速崛起。此時的微博上,活躍著另一個福建人,蔡文勝。由于掌控著冷笑話精選等眾多超級大號,蔡文勝又被稱為新浪微博草根大號的三大掌門人之一,有從事微博營銷行業的資深人士稱,蔡文勝當時擁有的賬號至少控制了1/8新浪微博用戶。


    蔡文勝的另一個身份是天使投資人。蔡文勝后來感慨,自己最接近而錯過的類似BAT的項目就是小米、美團和頭條。


    而從2009年到今天,將近10年間,團購、O2O(外賣、打車)、短視頻、智能手機、區塊鏈……福建創業者幾乎經歷了所有的中國互聯網風口,成為中國互聯網版圖里的一股重要力量。除了王興、張一鳴、蔡文勝,還包括陸正耀、林寧、王珂、史文勇、余建軍等知名創業者。


    2018年,對于福建創業者可謂冰與火交融。


    王興的美團已經成功上市,市值在第一天就接近4000億港元,但也面臨阿里、滴滴和攜程等諸多強勁對手的圍攻;張一鳴打造的抖音橫空出世,另一邊卻又因為產品缺陷遭遇內涵段子被關停等監管壓力;蔡文勝被傳言在區塊鏈項目中賺到了大錢,但另一邊美圖的業績和股價卻持續低迷;史文勇更是陷入涉嫌綁架合伙人的離奇指控…


    可以說,通過福建創業者,就可以看到中國互聯網發展的歷史和變革。


    王興:咬緊牙關,負重前行


     一


    飯否被關停幾個月后,徐茂棟找到王興,提出想要收購飯否。王興告訴徐茂棟,自己關心的重點已經不在飯否身上了。最近在研究個更有趣的事情,團購,并把自己覺得有趣的地方對徐茂棟解釋了一番。



    2010年3月4日,飯否的絕大部分原班人馬一起創立了美團。而11天后,徐茂棟也成立了窩窩團。中國互聯網開始進入了著名的千團大戰階段,到2011年,市場上的團購網站已經超過了5000家。


    但這場千團大戰只進行了一年多,隨著拉手IPO的失利,市場進入了拐點。


    拉手網是朱嘯虎第一個砸大錢的項目,也是讓他教訓最大的項目。朱嘯虎曾說,得知拉手上市失敗,是自己投資生涯中最失望的時刻。“很多深刻的教訓,團隊在公司發展好的時候必須擰成一股氣。”朱嘯虎說,當時給拉手網創始人吳波介紹了阿干(干嘉偉),沈浩瑜,但是吳波都不要。“如果阿干,或者去任何一個人,拉手肯定會解決這些問題。”


    實際上,吳波找了好幾次干嘉偉,但都被婉拒了。干嘉偉在阿里帶過B2B的鐵軍,后來,干嘉偉正式加入美團成為第一任COO,他對美團的評價是:他們以前是玩鼠標的,但團購的線下業務是水泥,他們沖進了一個自己不懂的領域,但干得很認真。


    梁寧在《美團的破局與開局》中認為,千團大戰是典型的由VC吹起來的風口,Groupon在美國短時間內做到IPO的故事,讓中國的投資人帶著創業者集體產生了“別管錢,只管擴張”幻覺。而幻覺,就總有清醒的殘酷時刻。


    今天再看拉手失利,本質上也是因為這家企業的初心并不是服務用戶,而美團一開始就定了一個,消費者第一,商家第二,美團第三的原則。



    美團是一個跨越了時代的平臺。它成立后,正好趕上并抓住了移動互聯網的轉型。


    2012年1月,美團決定把電影業務剝離出來,內部有爭議要不要從PC端開始做起,畢竟當時PC端仍是主流。但王興說,做什么PC,創業就是要做增速最快的東西,做增量市場。


    “興哥對移動這事看得很透,這是他最強的地方,看趨勢看得很準。”美團網前產品總監徐梧說。2011年,美團做出向移動端轉型的決策,組建專門團隊去做移動端,后面確實證明了那個時間點是非常關鍵的,正好趕上人們向iPhone、安卓轉移。


    美團一開始是做電影票的團購,到了2012年初,美團電影成為獨立app,再到2012年底,王興認為電影這個概念本身應該更加強化,更加獨立,所以改成貓眼電影。王興覺得,叫貓眼很Q。


    美團是要做全國人民吃喝玩樂的好幫手,吃喝玩樂里有一塊很重要的娛樂需求就是觀影需求,美團希望通過貓眼電影來滿足用戶的需求。


    早在2009年,格瓦拉就開始做在線選座的電影票,但他不會想到3年后,有一家叫美團的公司,會從團購切入,并超過他。


    梁建章和莊辰超一樣也沒有想到。張濤也沒想到。


    1999年,梁建章創立攜程。2005年,莊辰超創建去哪兒。2015年,并購大年,滴滴快滴,58趕集,美團點評、攜程去哪兒。



    實際上,由于一系列的并購,等到攜程并購去哪兒的時候,人們已經不關心并購的事情了。不過,攜程去哪兒面前卻擺著一個新的競爭對手,美團。


    2012年還在千團大戰,當時城市經理做地推的時候,遇到什么店就談什么店,所以就談進了很多酒店的訂單。


    到了2013年,攜程、藝龍、去哪兒幾家OTA大戰正酣的時候,誰都沒想到,美團成了當時國內的三大酒店分銷商之一,占酒店團購市場份額近70%。去哪兒網的總部甚至貼出了對抗美團的標語,“抗美大戰,絕地反擊,再出發!”


    當時酷訊酒店的負責人趙陽表示,美團之所以能緊追攜程、藝龍,一個原因是,它面向的是一個全新的市場。OTA做的是商旅用戶,而美團則是本地服務。另一個原因就是個業務互相拉動,交叉營銷的效果。


    Trustdata的數據顯示,2018年Q2,美團酒店在線酒店預訂訂單量近七千萬,排名第一,酒店總間夜量超攜程系之和。


    “我們用‘吃’這一個高頻品類吸引用戶,保留用戶,同時能夠轉化到別的品類。”王興說,以酒店為例,能在短短五年時間內從零起步,現在成為全中國酒店預定最大平臺,原因是因為美團有‘吃’這一個最高頻的品類,用戶因為要關心‘吃’所以下載美團APP,注冊帳號,美團可以獲得市場上多數的新用戶,成長速度比同行都要更快。而在與酒店合作時,尤其是中高端酒店,美團的多品類優勢會再一次展示出來,不光可以幫助它們做客房預訂,還可以幫助它們推廣餐廳、健身房、游泳等。“綜合平臺交叉營銷是酒店非常看重的,也是對我們平臺優勢一個很明顯的體現。”



    回顧拉手的失利,朱嘯虎認為,“很多失敗的項目,最關鍵的是駕馭不住項目。”投的時候,總相信它是能做起來的。從0到1不是那么難,但做起來之后,還能不能hold住,這個最難。


    移動互聯網發展迅速,很少能有人能跟著公司那么快的速度一起成長。但王興和王慧文們一直保持著高速的成長,看待事情的格局也在不斷的變化。


    王興擁有好幾個kindle,依然盡可能的多看書。他曾對我說過,哪怕一本書看起來跟工作沒有任何直接關系,自己覺得這是一個心靈層面的個人成長。可能自己就是這樣一個人,“不管是美團的CEO還是干別的事情,有一些東西不會改變,我還是對事物充滿很多好奇。”有些事情的樂趣在于了解它本身,王興也不在乎它有沒有用。


    他還提到,有一個朋友提了一個概念,覺得挺好的,叫人類文明體驗計劃——假設說某一天你要代表地球跟外星文明介紹一下地球上到底怎么回事,你是否理解地球上幾十億年下來的自然的構成,以及這個幾萬年人類歷史里的精華,你是否聽過最好的音樂、看過最好的文學作品、欣賞過最好的藝術品,以及看過最繁華的代表人類文明尖端的城市。純粹是一個理論上的設想,但是這就是一個視角。


    回到美團的戰略上,王興說自己一開始想的就是O2O的事情。2014年,他在接受我們采訪時表示,包括餐飲、酒店、KTV、美容美發等常見的本地生活服務項目在內的所有行業,都將接受O2O的改造。“整體線下服務,接近10萬億的市場,1000億才是1%。”


    很快團購大戰接近尾聲。王興判斷,面前將是一個超過1000億美元的市場,但競爭對手也變了。新的競爭可能不是團購模式,但會把團購給干掉,會更符合用戶的體驗。



    于是,2013年初,由王慧文牽頭組了一個新的部門——新產品部,去探索和孵化更有競爭力的產品。大半年里,他們嘗試了CRM、商家WIFI、ERP、智能收銀POS機等商家端項目,直到后來發現外賣。再后來,這個部門還嘗試了共享充電和打車業務。


    2015年11月,美團外賣把Logo換成了一直跳躍中的袋鼠。王慧文說,因為袋鼠跑得快,裝的多。美團不僅要做最大的外賣平臺,還要做一個充分滿足消費者需求的大O2O平臺。


    招股書顯示,截至2017年底,美團的在線商家數量550萬,平臺交易筆數超過58億筆,涉及團購、外賣、酒店、旅行、電影、打車等多種業務。艾瑞報告顯示,按交易筆數計,美團點評為全球最大的餐飲外賣服務提供商,2018年,美團點評單日外賣交易筆數超過2100萬筆。


    對王興和美團來說,這些年發生了很多事情,但他們基本上順利的保持著高速增長的。在今天這樣一個快速增長、快速變化、高度競爭的市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上市后,王興發出一封公開信。信中,王興寫道:“上市后需要更多耐心。我們經常說,要’長期有耐心’,對未來越有信心,對現在越有耐心。上市并不意味著耐心的結束,而是真正考驗耐心的開始。上市本身從來不是我們的目標,只是公司成長過程中的一個里程碑。資本市場會有起伏,大家不需要太多關心短期的股價漲跌,而要時時刻刻致力于把自己的工作做好,為客戶創造更大價值。長期來看,我們所創造的價值最終會體現在我們的股價上。”


    IPO媒體答謝晚宴上,王興、王慧文都很高興。在感謝之余,王慧文提到,美團是一個什么形象呢?他說,干嘉偉早期給大家做了一個畫像,八個字:咬緊牙關,負重前行。


    如今,這四個字依然適用。戰線拉的越長,來自競爭對手的壓力也就越大,阿里、攜程、滴滴,絕無坐視美團持續壯大的可能。等待王興的,是新一輪苦戰。


    張一鳴:倔強與戰爭



    在美團,大家的稱呼都很隨意,以親切為主。王興被叫做“興哥”,王慧文則被稱為“老王”。但在今日頭條,所有員工入職的第一天都收到張一鳴簽發的郵件:公司內部沒有頭銜,只有匯報關系,所有人之間都必須直呼其名,嚴格禁止X總X副總的敬稱在,也不允許稱“哥”“姐”“老大”,太江湖氣。



    “我覺得,第一有些人可能會不喜歡,第二,這個形式感會束縛一些可能更不合群、更有想法的人。”張一鳴說。


    談起飯否的關停,王興和張一鳴表現出了完全不同的態度。2015年,張一鳴在接受采訪時仍“至今覺得可惜”。這可能是他與王興不同的地方。


    從2005年畢業到2012年創辦今日頭條之前的七年,張一鳴曾參與創辦或獨立創辦四家公司,在清華經管學院院長錢穎的對話中,張一鳴說信息流動效率是自己創業的主旋律,他認為信息傳遞對人類社會的效益、合作以及認知都有很大影響。“所以我畢業之后做搜索引擎以關鍵字為組織發信息,社交網站以人為節點,興趣引擎以興趣為顆粒度,基本都是以信息為主。”


    2006年的一天,張一鳴突然讓梁汝波看一個網站,那是家名叫酷訊網的垂直搜索引擎,為用戶提供房產、旅游以及招聘等信息。當時,國內的垂直搜索技術起步不久,張一鳴給老同學演示了一遍如何通過酷訊高效找到附近的房源,然后評價,這個公司不錯。第二周他告就加入了這家公司。


    酷訊的創始人之一吳世春回憶,張一鳴雖然說話不流暢,但是思維清晰,“他技術很好,是那種你認定的那種聰明的小伙子,一點就透。”而王瓊所在的海納亞洲創投基金正是酷訊的投資方之一。



    2012年的春節期間,張一鳴打電話給海納亞洲的王瓊,說自己終于想清楚了3個月前提過的移動互聯網新產品。


    大年初七,倆人約在知春路附近的一家咖啡館,咖啡館還沒有正式營業,暖氣也沒開,張一鳴裹一件大棉襖冷得有點發抖,他在一張餐巾紙上畫出了產品的草圖—那就是今日頭條的雛形。


    于是,還沒上線的今日頭條就拿到了海納亞洲(SIG)等機構的500萬美元A輪融資。2012年8月今日頭條上線之時,四大門戶都已經推出了自己的新聞客戶端產品,其中搜狐、網易新聞客戶端的規模已經接近4000萬。當時,也幾乎沒有人看好的、毫無新聞基因的今日頭條團隊似乎是硬生生搶下了一塊地盤。


    王瓊和朱嘯虎是上海交大的校友,在王瓊的鼓動下,B輪的時候,張一鳴第一個就找到了朱嘯虎。



    2013年初,在金沙江國貿三期的辦公室里,張一鳴對朱嘯虎,說出了自己對今日頭條B輪估值的期望:“5000萬美元。”


    朱嘯虎拒絕了張一鳴。“那時候,新浪的市值不過30億美元。5000萬美元的估值投一個移動端的新浪,你讓我怎么賺錢?”


    后來,張一鳴在央視《對話》欄目中回憶,公司剛成立時,一個月內他見了30多個投資人,因為話說太多,最后失聲。投資人不看好他的算法推薦模式,總問他:四大門戶有多少用戶,而你們多少用戶?


    朱嘯虎說,自己確實沒想到移動端新聞聚合會跟PC端是不一樣的,更沒想到張一鳴有那么強的戰斗力,把今日頭條做成了移動互聯網時代最大的黑馬。“不能低估移動端,很多事情在PC端是很小的,在移動端是很大的事情。”這是他錯失今日頭條后總結出的最大教訓。


    根據《商業價值》的報道,到了2014年2月,今日頭條的用戶規模已超過9000萬,日活躍用戶1000萬,并且每個月都保持1000萬以上的新增用戶。6月3日,今日頭條確認獲得1億美元的C 輪融資,估值超過5億美元。開始一路快馬加鞭。



    一開始,今日頭條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新聞客戶端。它沒有采編人員,運轉核心是一套由代碼搭建而成的算法,公司的員工當中,工程師的比例超過三分之一。他們搭建的算法模型會記錄用戶在今日頭條上的每一次行為,基于此計算出用戶的喜好,推送他最有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一些人認為,今日頭條的這種機器算法推薦模式,容易形成“信息繭房”。在這種算法下,讀者只會去選擇愉悅他們的消息,并沉溺其中,而接觸不到重要的信息。還有一些人批評今日頭條沒有價值觀,推送一些低俗的內容。


    在接受《財經》專訪時,張一鳴曾說:“我們會承擔企業的社會責任,但我們不想教育用戶。世界是多樣化的,我不能準確判斷這個是好還是壞,是高雅還是庸俗。我也許有我的判斷,但我不想強加我的判斷給頭條。”


    但這種“技術沒有價值觀”的思維,讓張一鳴迎來了自己最大的挑戰。


    今年4月10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責令“今日頭條”永久關停“內涵段子”客戶端軟件及公眾號,并要求該公司舉一反三,全面清理類似視聽節目產品。



    “產品走錯了路,沒有貫徹好輿論導向,接受處罰,所有責任在我。”4月11日,他發表公開信,向監管部門、用戶及今日頭條同事致歉,稱自己處于自責和內疚之中,一夜未眠。


    張一鳴說,今日頭條將強化總編輯責任制,全面糾正算法和機器審核的缺陷,不斷強化人工運營和審核,將現有6000人的運營審核隊伍,擴大到10000人。今日頭條旗下重要產品抖音也宣布,正式上線第一期反沉迷系統。


    “我是工程師出身,創業的初心是希望做一款產品,方便全世界用戶互動和交流。過去幾年間,我們把更多的精力和資源,放在了企業的增長上,卻沒有采取足夠措施,來補上我們在平臺監管、企業社會責任上欠下的功課,比如對低俗、暴力、有害內容、虛假廣告的有效治理。”


    吳曉波認為,王興的美團,起家之初便要分別干掉諸多同等量級的對手,騰訊、阿里等巨頭隨后巨資入股,又經一段難分上下的廝殺后,最終以兼并之手段,暫時稱雄。而張一鳴創辦的今日頭條與美團等小巨頭的路徑不同。“今日頭條是從百度、騰訊以及傳統門戶網站所擅長的信息分發業務中,憑借機器算法推薦這一模式,成功殺出一條路。而他接下來的進化又踩到了節奏,從圖文分發轉到以西瓜、火山和抖音為代表的短視頻,成為一個吞吐量巨大,枝繁葉茂的內容分發平臺。”張一鳴的創業征途,省去了與同類型創業公司相互廝殺的階段,其敵人,天然就是那些巨頭。


    還是在清華的那次對話上,張一鳴提到,2018年有三個工作重點,即公司治理、全球化和社會責任。首先,他希望在公司文化和管理系統方面將公司繼續完善;第二,業務更加全球化;第三,也是張一鳴最強調的一點,作為社會性企業、社會平臺性企業一部分來說,他希望在企業社會責任這方面能做更多的事情,包括對公司的管理團隊和業務負責人提出更高的要求,不僅關心業務,不僅關心全球化,也能夠有更開闊的視角來承擔更大的企業社會責任。


    蔡文勝:風口和泡沫



    4月22日,BEC(美蜜幣)合約出現重大漏洞,黑客通過合約的批量轉賬方法無限生成代幣,引發拋售潮。導致BEC從當初的280億美元市值,迅速歸零。市值歸零的背后,也意味著有大量資金被收割。



    Bianews在一篇報道中指出,美鏈/BEC的域名beauty.io是蔡文勝的結拜兄弟蔡寶忠注冊的。他用香港拼音名字注冊了一系列域名,留下的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極有可能就是蔡文勝的老搭檔張立的。


    但蔡文勝和美圖一直強調,美圖沒有發布任何代幣或token,只是跟美圖海外版BeautyPlus有推廣合作。


    在與王峰的對話中,蔡文勝說,BEC高達 280 億美金的市值歸零,這個理解非常錯誤。“根據我了解,只有900 萬個BEC在市場流通,市值只有幾百萬美元。”


    但美圖確實做了貝客錢包。而且,貝客錢包的上線時間與美鏈/BEC公開交易的時間差不多,都是2018年的2月份。


    “我們看到錢包是政策允許的,那么美圖公司想去擁抱區塊鏈,所以做了貝客錢包。”蔡文勝說。美圖是用海外的產品beautyplus跟美鏈BEC合作的,美圖在海外有 3 億的用戶,希望在這3 億用戶里面可以做一個嘗試,看區塊鏈如何能跟互聯網產品結合落地。后來,隨著BEC/美鏈的漏洞被發現,美團宣布終止了與BEC/美鏈的合作。


    蔡文勝相信區塊鏈有價值,值得追逐。他認為:“現在區塊鏈的投資就如同2000年你去做互聯網投資,挺難保證大部分會成功,可能少數會成功。但是,區塊鏈的項目如果你投中了一個,可能回報就是幾十倍。”他坦誠自己“大大小小,投了差不多十幾個區塊鏈的項目”,其中有回報很多的,也有現在還是虧錢的。


    他曾說過,“區塊鏈是人類有歷史以來最大的泡沫,不參與才是最大風險。”



    蔡文勝注定是要追逐泡沫和風口的。


    1980年代,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神州,全國各地流行一件事:下海經商。讀到高一的蔡文勝,跟著人群走,選擇輟學,先是加入了擺攤的隊伍,后來又去了菲律賓做生意。1999年,在菲律賓闖蕩了5年后,蔡文勝變賣家產準備攜帶家眷去澳洲發展。



    因為轉機,他來到了香港。當時的香港,人人都在談論盈科數碼,這是李嘉誠兒子李澤楷成立的公司,通過買殼上市,并獲得了高科技中心數碼港發展權。


    于是蔡文勝冒險買了盈科數碼的股票。1999年9月26日,他從自己僅有的35萬港幣中拿出了30萬買了盈科數碼的股票,入手價5.8港幣,4個月后,盈科數碼漲到了20多港幣,蔡文勝將股票賣出,30萬轉手成了100多萬。


    許多年后,當蔡文勝回首這段經歷時,仍感覺“非常幸運”。就在他拋手不久,盈科股價達到了28元的輝煌至高點,隨后直線下跌,只剩下幾毛錢,數千億市值成為空氣。此后,直到2007年,蔡文勝沒有再觸碰過任何股票。


    也是1999年,盈科數碼向騰訊投資220萬美元,獲得20%股份,兩年后南非的MIH集團從盈科數碼手里買下了這20%的股份,價格是1260萬美元。當然,如今如果還能持有騰訊20%的股份,那么意味著有近千億美元的市值。有人說,李澤楷當初賣掉的那20%股份,等于他父親這一輩子賺的錢。


    從2000年起,蔡文勝開始進入互聯網,做起了域名生意,并在2003年開始做個人網站265,拿到了IDG投資。蔡文勝稱,是IDG教會了自己什么是天使投資,什么是VC創投,第二年蔡文勝開始自己做天使投資。


    2005 年4 月,蔡文勝個人出資包下全部食宿,在廈門連辦兩天“第一屆中國互聯網站長大會”,邀請了國內流量最大的 150 名個人網站的站長參加,包括李興平、龐升東、姚勁波、王微等,還邀請了雷軍、周鴻祎等國內互聯網大佬和IDG等主流投資機構代表。這一屆的站長大會,也被認為是個人站向商業站轉型的標志,開創了互聯網草根創業的浪潮。


    追逐金錢的蔡文勝,在做天使投資的時候,蔡文反而沒那么追求回報了了。正如他自己說的,“我也知道可能不會賺到錢,可能沒有商業價值,但是我覺得他會幫助更多的人,我就愿意投他。”


    我在家CEO趙啟明跟我提到過,在找到天使投資前,他已經已經見了100多個投資人了,甚至做好了打算,再拿不到錢,就裁員的準備。但隆領投資CEO洪育鵬把他引薦給蔡文勝后,兩個人聊了40分鐘后,蔡文勝對趙啟明說:“小伙子,你不用再跟別人聊了,我們打錢是最快的。“四天后,1500萬元到賬。


    蔡文勝說,“我覺得連草根都能成功,所以每個人都有機會成功,我從來不會去想哪個人不會成功,我覺得每個人都有機會能成功。我覺得當然有機會投出BAT。


    蔡文勝曾有機會獲得投資最接近BAT的項目是小米、美團和頭條。


    2007 年,王興賣掉校內網準備做團購時曾找到同是福建人的蔡文勝。當時,蔡文勝認為,團購時很難成為一個巨大的商業平臺的,但他沒想到,“王興很厲害,他在團購的基礎上其實已經做成了現在大家看到的美團。”


    蔡文勝和張一鳴也是舊相識,2005年就認識了。當時,張一鳴跟著吳世春在做酷訊。后來,張一鳴創業做今日頭條的時候,蔡文勝說自己已經想回廈門創業投資了,不留在北京,所以錯過了頭條。


    錯過了美團和今日頭條的蔡文勝,找到了美圖。



    美圖誕生于2008年,當時市場上出現了很多競品,光影魔術手、百度魔圖,camera360,美人相機,后來又有黃油相機,玩圖,還有騰訊出品的水印相機和天天P圖,但美圖一直都是市場的領先者。



    2016年12月15日,美圖公司在香港主板掛牌上市,發行價8.5港元,融到了大概6億美金,市值超過46億美金,轟動一時,這也是繼騰訊之后12年來香港最大的互聯網IPO。 


    上市三個月后,股價翻三倍,達到24.525元。蔡文勝還頗為美圖驕傲,他發朋友圈稱,“美圖股價20元!市值到達845億港幣!超過安踏體育600億,達利食品640億,恒安國際808億,成為附件民營企業市值最高公司!” 


    蔡文勝本人,也首次入圍2017年的胡潤全球財富榜,并成為廈門首富。 但一年多過去,美圖市值下滑至約231億港幣,縮水了三分之二還多。


    數據顯示,美圖手機2017年全年銷量157.47萬臺,還不及錘子手機,但這是支撐美圖80%營收來源的主要業務。2018年上半年智能硬件收入14.8億元,相比于2017年同期的19.33億元,下降23.4%。原計劃今年年底發布的V系列手機也推遲到2019年。 


    而視頻業務上,由于行業用戶整體增長態勢急劇放緩,美團也跟著水低船低。美拍的月活躍用戶正在從去年末的9813.9萬人,下滑到今年上半年的4276.7萬人,美圖秀秀月活躍用戶總數1.15億,同比也下降了1.2%。 


    視頻業務受限,手機業務沒有突破的美圖,把戰略轉向了社交。8月8日,美圖公司在北京發布其“美和社交”戰略,要在下一個十年里,通過社交產品進一步打通內部用戶數據,鏈接用戶產品和商業產品,打造美麗生態鏈。


    蔡文勝曾轉發了一篇關于晨興資本劉芹的文章,并評論稱:“創始人真的不是人干的,而是特殊材料構成的。創業其實就是一個修煉自己的過程,你明天都要讓自己不停地得到提升。”


    他說:“雷軍一直說,創業不是人干的,是阿貓阿狗干的。他其實想講,作為一個創始人,真的不是一個人干的活,又要有高度,又要彎下腰來干活,又要分錢,又要吃苦,又要融資,又要說服別人,別人不喜歡還不能生氣。你沒法任性,因為你一旦任性就要被市場懲罰。”“所以我覺得創始人真的不是人干的,而是特殊材料構成的。創業其實就是一個修煉自己的過程,你明天都要讓自己不停地得到提升。”蔡文勝總結道。


    也是在和王峰的對話中,蔡文勝也回答了當時張一鳴問王興的那個問題:一個人如果想要連續成功,除了運氣,跟他本身的努力和自我學習、自我變化的能力都有很大關系。


    而這批福建創業者的學習、變化能力,接下來仍將對中國互聯網格局版圖帶來深遠的影響。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棱鏡深網 授權 虎嗅網 發表,并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www.kzcl.tw/article/264111.html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1
    106

    別打CALL,打錢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贊賞

    說點什么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