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eqg62"><sup id="eqg62"></sup></object>
  • <code id="eqg62"><label id="eqg62"></label></code>
    • 感謝贊賞!給好友秀一下吧

      內容棒,掃碼分享給好友

    • 評論
    • 收藏
    • 點贊
      點贊

    房租5000,周末住五星酒店的北漂們

    房租5000,周末住五星酒店的北漂們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新世相X研究所(ID:thefairlab),作者:X 所長,頭圖來自unsplash


    最近,我發現有個朋友,租著5000塊的老工房,周末卻時不時偷偷跑去五星級酒店住一晚。


    他不約任何人,就一個人,呆著。


    我本以為,這是在有錢有閑的人身上,才會出現的任性。后來驚訝地發現,像他這樣的人在北京居然還有不少。


    跟他們聊過之后,我發現雖然他們的處境和對于酒店的喜好各不相同,但住酒店故事都關乎于“逃離”,無一例外。


    他們為了逃離室友,逃離過于關心你又不夠理解你的家人,逃離洗澡水忽暖忽熱的出租房,逃離一成不變的瑣碎生活,逃離不滿意的自己……


    比起尋找“生活在遠方”,去五星級酒店住一晚顯得方便又便宜多了。不需要辭職、不需要承擔什么代價、甚至連休假也不需要,就能睜開眼睛,換一個世界。


    在這一兩天的世界里,他們搖身變成富人,享受著最舒適的屋子、豐盛的早餐、精致的設計,和24小時的服務。


    而后,他們重新有了力量,回到現實生活。


    俯瞰蕓蕓眾生,是我奮斗的動力



    Ray,22歲,互聯網創業者:


    每當在生活中快要崩潰的時候,我就會去酒店住。


    我是創業者,跟我的合伙人一起租了個商住一體房。這里既是我們的工作區域,也是我們睡覺起居的地方,在這里根本沒有生活。


    日夜顛倒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生物鐘完全紊亂,每天只睡 4 個小時,也在我身上發生過。


    要找回生物鐘,找回生活的激情,住酒店是最有效的方法。每當我醒來,睜開眼發現身邊是全新的環境,真是一種奇妙的體驗。


    我選擇酒店有三個標準,一個是看心情,二是看裝修,最后是權益。


    比如想去嗨一下,夜店風的 W 酒店就是很好的選擇;在酒店見人,那就去偏商務的希爾頓;只有純放松,我才會去住萬豪。


    我還研究了各種信用卡和酒店積分,去換免費的入住和升級機會。


    酒店的本質,其實是只租一天的房子。但這是一個全新的隱私空間,即使做的事和家里一樣,睡覺、讀書、工作,體驗也完全不同。


    酒店里的放松,和去酒吧,跟朋友聊天的那種放松完全不一樣。更像是體驗一下有錢人的生活:住豪宅,有傭人給你打掃衛生,給你倒酒,自己邊喝酒邊工作。


    這樣的生活是很多人一輩子的夢想。現在花幾千塊,就能提前享受了。


    我特別喜歡住酒店高層,在那里可以俯瞰到蕓蕓眾生為各種事情奔走。這會提醒我——如果不努力,不向上爬,就看不到這個世界的模樣。


    走在路上的人很多,因為沒有什么成本,但住到希爾頓 33 層的人很少。


    生活的儀式感,來自逃離日常的瑣碎



    May,35歲,媒體人:


    近幾年,每個特殊的日子,新年、生日、結婚紀念日、或者假期沒法出去玩,我都會和老公一起去住酒店,一年大概有十幾天,是在酒店度過的。


    對我們,這是家庭生活的延伸。


    我們在北京還沒有買房子,租來的屋子很小,沒法當成真正的家一樣去打理。而且我是在家辦公,在家休息,一天二十四小時,面對的都是瑣碎的柴米油鹽和貓的屎尿。


    住在酒店不一樣,它是平淡生活中的儀式感。酒店的設計、服務、餐飲,都給我一種逃離日常的體驗。


    我很看重酒店的設計,入住前都會先去做功課,比如原研哉、隈研吾這樣的設計師經手設計的酒店,一定會優先選擇。


    瑰麗和瑜舍是我們在北京最經常住的酒店。


    前段時間,我們又去酒店住了三天兩晚。當我們打包行李,家里的兩只貓看到行李箱,就會知道接下來幾天沒人照顧,很不開心。


    等我們回家,它們像跟箱子有仇似的,直接尿在了箱子里面,把里頭的衣服和洗漱用品都尿臟了。


    這一瞬間,我覺得它們像是在提醒我,又回到現實生活了。


    從急診室出來,我直接去了酒店



    Tony,31歲,新媒體創業者:


    每次生病的時候,就會特別想去住酒店,在北京我沒有特別親近的朋友。一個 30 多歲的單身男人,生病了能找誰照顧呢?


    有時候我會極端的想,如果我病重暈過去了,在酒店也不至于沒人發現,起碼第二天會有人查房。


    我是個工作狂,每天10點15分上班,晚上 12 點下班。按照這個工作節奏,出租房就是個睡覺的地方,我對它沒有歸屬感,也沒有心思和時間去制造歸屬感。


    當生病回到這樣一個所謂的家,還要先處理家務再休息,我會覺得生活真是太糟糕了。


    從兩年前,我開始主動去住酒店來調整自己的生活,一般是生病的時候,工作壓力特別大的時候,還有家里停水停電的時候。頻率大約是 1 個月 1 次。我會選擇四季、瑰麗、華爾道夫這些豪華酒店,他們的 SPA 、健身房等服務我都不用,我最在乎的就是床舒不舒服。我也不會提前預定,都是當天決定去的,看哪家價格低就住哪個。


    最近一次住酒店是兩周前感冒發燒,我從急診室出來后,直接去了酒店。當時工作壓力很大,身體也很虛弱,我太需要一張舒服的床,讓我放松一下,好好睡一覺。


    逃到酒店獨處,我才屬于我自己



    Steve Cai,32歲,互聯網創業者:


    從 2014 年,我開始頻繁去住酒店。最久的一次,我住了一周,當時禍不單行,事業和家庭發同時發生變故,我需要與世隔絕。我就呆在酒店里看電視、看視頻、看游戲直播和睡覺,門也不出,微信我也不回復。


    后來我意識到,我非常需要獨處來獲取能量。


    我在公司是老板,得在上千人面前演講,平時一周七天都加班。有時候下班了我覺得已經把一天的說話指標用完了,但回到家,發現我媽今天的指標才剛開始用。


    知乎上有一篇文章關于《那些車開到樓下,卻不愿意回家的人在想什么》,有一段讓我很有共鳴:當你打開車門的時候,你就是老板、父親、兒子,都是社會上的角色,只有關上門一個人的時候你才是屬于你自己的。


    我開始開車后也經常在車里呆著,回家前熄了火,一個人在車里坐一會兒,什么都不干,最多玩玩手機。


    現在每隔一段時間social太多,家里又亂,覺得能量槽消耗完的時候,我就要逃到酒店去。我要的就是獨處,只要房間舒服,其他的服務設施我都不太在乎。沒人知道我去了酒店,我不會主動告訴任何人。


    在酒店里我看到了未來的家



    Fan,28 歲,娛樂行業從業者:


    大三那年,我去了一家報社的生活版實習,第一次對酒店品牌和設計有認識。了解越多,越向往。或許,不僅因為它們美,也跟代表著成功人士的生活有關。


    平時因為工作原因,出差經常住高級酒店。不過這兩年,工資高了一些,也開始自己花錢住酒店了。好幾次連續出差一周,每天陪著客戶,下飛機回到北京后,很不想回家,家里兩周沒收拾,亂糟糟的,還要提著行李爬6層樓。所以只想找個舒服的地方,好好睡一覺。我喜歡比較新的,設計簡約的酒店,比如東隅酒店。它沒有評星級,給人一種小眾的感覺,而且周末的價格會比平時便宜好幾百。住在酒店里,我最喜歡落地窗,很開闊,這是我租過的任何老房子里都沒有的。我也很喜歡在酒店洗澡,空間很大。平時家里的浴室很小,水壓也不穩定。還有酒店的空調,總能找到最適合的溫度,家里不是太熱就是太冷。


    我還會特地留意房間里的設計細節,比如多用插座的隱藏式設計、冰箱拉手的弧度。然后會想,以后我要把家設計成這樣。這么說來,我不只是在尋找“逃離感”,也把自己對未來家的向往投射在了酒店里。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新世相X研究所(ID:thefairlab),作者:X 所長。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新世相X研究所? 授權 虎嗅網 發表,并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請于文首標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www.kzcl.tw/article/264040.html
    未按照規范轉載者,虎嗅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1
    65
    說點什么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记录